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第九百零二章 “薔薇”途徑?相伴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强烈地,亚戈有推开那扇门的欲望浮现出来
而作为认知生命,亚戈又十分明确地意识到这股欲望来自何方。
“生命”。
作为生命,那虚幻朦胧的大门,给他带来了强大无比的吸引力。
这股欲望的源头,是他作为“生命”的欲望,回归“源头”的欲望。
“那扇门的背后,是一切生灵的源头,一切生命的起源之地。”
这个想法陡然从亚戈的脑海中冒出,吸引着他向着那扇未知的门扉前进。
但是,能够清晰地意识到这个想法从何而来,能够清晰地意识到这股欲望的源头,亚戈当然不可能让这股欲望控制自己。
立刻,亚戈动用了自己的力量,扼制住了这股本能般浮现的强烈欲望,挣扎着向后退去。
然而,有些出乎亚戈意料的是…..
他非常顺利地脱出了那片被血光笼罩的未知之门的所在,还直接从那片血肉之海中脱离。
这个顺利的结果,让亚戈有些愕然。
而原因…..
“引路人”。
看着谒见大厅此时略显诡怖的血肉之景,亚戈也没有心思顾忌,他有些愕然地重新审视“引路人”的能力。
似乎因为过于看重看门人的能力,在对比之下,有些太过轻视“引路人”的能力了。
但是,他没有发现,在他彻底离开那血肉之海的时候,那扇虚幻而朦胧的门扉,微微震动了一下,随后回归平静。
……
以认知生命的视角,亚戈再度检查起“引路人”神秘所拥有的力量。
水银城之中,那半人半鸟姿态的、带着妖艳感的女性,那在被银色彻底浸透后仿佛雕塑的“引路人”形象。
然而,结果就和之前一样,他只能捕捉到朦胧的、有些抽象的信息。
“开启”和“关闭”。
不,是“开启”和“封闭”。
再一次检查审视后,亚戈只是得到了一个不算成果的成果。
“封闭”和“关闭”两个词语之间的差别,的确是有的,但是,亚戈没有体会到这两个词在“引路人”能力上具体的差别。
引路人这个神秘会出现在自己身上,本来就原因不明。
而亚戈作为认知生命却无法做到清晰地捕获其信息的状况也十分可疑。
不过,他似乎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了。
伴随着再次袭来的一股震动感,仿佛整个王宫都动荡起来。
而察觉到这个状况的刹那,亚戈立刻动用了引路人的能力——
他将引路人的能力发挥到极限,在眼前撕开了一扇门扉。
血肉撕裂般的裂痕中,亚戈冲了进去。
几乎是在他冲进大门的瞬间,整座王宫,整个王城,在这个刹那,猛地拔地而起。
…….
当亚戈的视野再度变得清晰时,他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
巴萨托纳帝国的王都,整个城市随着轰隆的巨响声,从地面之上抬起。
一只身形庞大的猩红巨兽,映照在亚戈的眼眸之中。
那是一只巨龙……
在那巨兽的“身躯”抬起,亚戈下意识做出判断的时候,很快,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亚戈都不由得陷入了骇然的情绪之中。
从地面上抬升而起的,仅仅是那猩红巨兽的一颗头颅。
那宛如亚戈前世各种奇幻作品中被称之为“巨龙”的头颅,仅仅一颗头颅的大小,都远远超过了巴萨托纳帝国王都这个王城的大小。
整座城市,赫然只占据了那巨龙头颅上几片近似鳞片的血胶状事物的空间。
在他震撼的心绪中,一片片王都外的建筑随着连绵凸起抬升的大地而倒塌崩碎。
零星的几座山脉也随着那巨大身躯破土而出而被抬上了高空。
尤其是…..
那对犹如液体、犹如胶体一般无骨无支撑的血色巨翼抬着几座山脉和王都附近的几座副城升起,又如抖土一般将几座城市抖落的景象。
随后,亚戈看到了一片又一片的大地仿佛溶解了一般,化为了猩红色的血海。
巨龙的爪子,那有身躯,在强烈的震动中,“缓缓”地从那血海中拔出…..
如果超过音速也能算“缓缓”的话。
相对于那逐渐展露在亚戈的感知中,犹如一块大陆般庞大的身躯,“音速”,的确只能算“缓缓”。
“血宴巨龙”、“巴萨托纳”。
蓦地,亚戈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两个词语。
前者,是人们对他的称呼,后者,是他的名字。
那位皇帝的名字。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和亚戈所知道的血宴皇帝“伊里沙维奇”的名字并不一致的称呼。
通体如血涌、弥漫着猩红色的巨龙,在这个时候,猛地一探爪子。
暴风涌起,带着强烈血腥味的生命气息涌动着。
下一瞬,亚戈的视野中,那无数因为巨龙起身而死去的人或者动物,在这一刻,陡然站了起来。
仿佛阴影一般的晦暗在他们的身上流转,猩红的血色随之泛起。
一个又一个,或人或兽,乃至于树木花草,在这个刹那,身形都发生了诡异的畸变。
头颅扭曲,在骨骼爆裂声中,被强行扭曲成接近巨龙头颅的轮廓,身体的血肉也在异常的状况中,发生形变,发生了龙形化。
各种各样的生灵生命,都在那血色暴风带来的强烈同化力量的作用下,化为了“衍生物”。
这是…..
“炼金男爵”的能力,影子仆从…..不,血裔。
亚戈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个能力所对应的序列途径。
但是,很明显,在亚戈眼前出现的状况,是远超他所理解的“炼金男爵”制造血裔的手段的。
而几乎与此同时,亚戈看到了,一片又一片,在那血宴巨龙同化生灵之时,地面之上,浮现出了一片又一片晦暗。
仿佛阴影,又仿佛血肉般的、带着强烈晦暗感。
几乎是转眼间,血宴巨龙身躯之下的土地,因为那血宴巨龙离开而露出的巨大凹坑中,出现了一片又一片的…..秽壤浊土。
几乎是观察到那片秽壤之时,亚戈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不适——
当亚戈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的身躯,甚至他认知领域之中的水银城,都已经变得晦暗漆黑。
发现这个状况的刹那,亚戈连忙收拢意识。
但是,强烈的冲击感,在这一刻,几乎是追着他收拢的意识在后一般,落在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