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最佳特攝時代笔趣-第998章 賽羅的黑歷史展示

最佳特攝時代
小說推薦最佳特攝時代最佳特摄时代
W还停留在企划阶段,但赛罗TV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可孟浪没有心情管这个!
他刚从保镖那里,收到了一个令人心疼的消息。
因为从幼儿园到小学,小涛的父母都没有出现过,无论是家长会还是文艺活动,出席的都是外公外婆。
于是就有许多同学好奇。
“涛哥涛哥,你爸爸妈妈呢?为什么不来参加家长会啊?”
“可能……太忙了吧!”
在校内叱咤风云,堪称人气小霸王的孟涛,最讨厌别人提及父母这个话题。
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连老师都不知道他爸妈姓什么,还以为这孩子自幼父母双亡,他怎么跟别人说?
关键是,爸妈也不让说。
小孩子就是这样,一件事越是闷在心里,迟早得闷出问题。
从他放学路上,偷偷将家长会邀请信撕掉,丢进垃圾桶就能看出,小涛心里也很难过,只是不想对爸爸妈妈倾诉。
还好被保镖发现了!
当孟浪得知这件事的时候,独自一人沉默了好久。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这么对待孩子。但现实是残酷的,他和陶米的身份,注定会让小涛成为聚光灯的焦点。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最佳特攝時代-第998章 賽羅的黑歷史熱推
所以这事……
真没办法!
他可以去参加家长会,但去了之后呢?旁人会怎么看待小涛?让他的童年一直处于被周围人关注的环境?
孟浪心情很不好。
他偷偷瞒下这件事,没有告诉陶米和老爸老妈。只是拉小涛出去玩了一趟,告诉他自己知道了这件事。
他给了小涛选择!
要么就公开身份,失去现在跟小伙伴相处的机会,也失去美好的童年,要么就忍着,就当自己没有爸妈。
小涛是个懂事的孩子!
尽管年纪很小,但也能理解父母的苦衷。比起炫耀自己父母身份的幼稚行为,他更珍惜现在的小伙伴们。
他还举了一个例子……
“奥特曼都是要隐藏身份的,不然就会被抓起来切片研究,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我有一个奥特曼爸爸!”
这解释可还行?
虽然十分抽象,但仔细一想还挺有道理。
“没错!”
父子俩拉钩道:“爸爸是奥特曼,要维护世界和平,守护全宇宙孩子的梦想。你是爸爸的助手,替爸爸隐藏身份!我是大英雄,你就是小英雄!”
“我才是大英雄!”
“好好好!你是大英雄,爸爸是小英雄!”
“爸爸是狗熊!”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最佳特攝時代 ptt-第998章 賽羅的黑歷史分享
这孩子,会不会说话?
孟浪一头黑线,第一次发现自己在儿子心目中的形象,竟然如此不堪入目。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只要能哄好儿子,狗熊就狗熊吧!谁让他是亲生的呢,再后悔也得把他养大。
谈心还是有效果的!
至少小涛通过套娃,得出了爸爸=奥特曼,奥特曼=身份隐秘的公式,成功说服了自己。
至于这套说辞谁信?
放心吧!
小学一二年级的熊孩子,对这套设定毫无免疫力,一旦认定了某个事实,轻易不会改变想法。
本来是这样的……
可惜,正值赛罗TV首播,闫涛这弔人突然背刺了孟总。
二五仔,不讲义气!
孟总这边刚哄完孩子,说什么奥特曼不能暴露身份。结果他给赛罗安排的人间体,第一集就成了自爆卡车。
简直猪队友!
如果能穿越到剧中世界,他一定会提刀砍死这个名叫“大河”的主角,为奥特人间体队伍清除蛀虫。
哪有他这样的……
第一集还没看完,孟浪就已经快气死了。
遥远的TPC宇宙,一众考古学家正在小心翼翼地发掘超古代遗迹,结果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百特星人,破坏了封印石柱。
于是黑暗降临大地!
作为超级胜利队的新兵,大河驾驶最新型的战机,前去追击一只逃窜的飞蛾怪兽,途中遭遇危机,感应到了赛罗。
赛罗也是倒霉催的……
解决一桩麻烦事,好不容易给“空架子”终极赛罗警备队拉了几名壮丁,突然被手中的帕拉吉之镯,拉扯进了时空通道。
终极赛罗警备队,全军覆没!
等他恢复过来,就已经失去了能量,也找不到镜子骑士等人,再不附身就完蛋了。
刚好碰上另一个倒霉蛋!
正所谓霉鬼遇霉鬼,两眼泪汪汪。感动于大河英勇救下小男孩的行为,赛罗认定他是一个好人,不经过同意就附身了。
于是乎……
“你有听到吗?”
“什么?”
“一个自称奥特曼的怪人,似乎在说话诶?”
“有么?哪有奥特曼啊!”
“小子,别东张西望了!我已经和你同化为一体了,记住本大爷的名字,赛罗!奥特曼赛罗!”
大河沉默。
“好好听着,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伙伴……”
大河:“滚!”
他才不要成为什么奥特曼呢,麻烦赛少爷附身之前,先征询一下别人的意见好么?
总之,大河很不爽。
大概是巧合吧,一只鲨鱼怪兽突然出现,赛罗瞅准机会,趁机具象出赛罗眼镜:“大河,快装备上这个,和我一起战斗吧!”
大河看似很意动。
赛罗充满期待……
结果大河手一拍,当场拒绝了变身。
MD绝了!
观众们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到这种人间体。此时此刻,他们很想当面质问赛罗,这就是你选出来的人间体吗?比你还任性啊!
不过话说回来……
有什么样的奥特曼,就有什么样的人间体。大河这么骚,还不是因为赛罗也很骚?
观众再一次长见识了!
原来当人间体不愿意变身后,赛罗还能驱动赛罗眼镜,强制性扣在人间体双眼上,完成变身。
大河的队友都看傻了!
不止是他们,电视机前的观众粉丝,有一个算一个,全被赛罗这手骚操作看傻了。
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
人间体不乐意配合,变身倒是能变,可变身完成后嘛……身高只有两三层楼高!
超·迷你版·赛罗!
好家伙!
这一人一奥的表演,绝对要成为黑历史啊!奥特曼发展这么多年,第一次见这么奇葩的奥特曼与人间体。
喜剧效果拉满!
忽略因为闫涛“背刺”,大河不遵守人间体惯例引起的恼怒外,孟浪对这部剧的评价还是蛮高的。
确实很好看!
大河与赛罗的组合,节目效果绝不是1+1=2这么简单,应该是1+1>2!
笑得停不下来……
堂堂光之国靓仔、贝利亚一生之敌、终极赛罗警备队大队长,居然沦落到这般境地?
属实有点滑稽!
迷你版赛罗,简直被鲨鱼怪兽血虐,看得一旁的超级胜利队队员们目瞪狗呆。
还是队长机灵,发现大河不顶用之后,赶紧招呼队员们发起进攻。
TPC宇宙发展到今天,都已经进军宇宙,大规模开发火星殖民地了,科技水平自然不低。
很轻松就干掉了怪兽。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这让赛少爷很没面子,明明是他大发神威,好好装逼的机会,结果却被大河给搅和黄了。
两人一顿互相埋怨。
大河怨赛罗不讲道理,他都不愿意变身,还强制他变身。
赛罗怨大河太斤斤计较,大敌当前不应该携手对敌么?真正的男人,岂能畏惧战斗?
总之,天生欢喜冤家。
因为这才第一集,除了交待故事背景,刻画人间体大河的性格形象外,几乎没怎么推动剧情。
第二集就进入主线了!
超古代遗迹不简单,至少里面封印的东西不简单,而百特星人的阴谋,也引起了赛罗的重视。
顺便,他还得寻找伙伴。
镜子骑士、红莲火焰与詹伯特等人,不知道身处何方,他必须在破除百特星人阴谋的同时,找到走失的伙伴们。
TV版赛罗被削弱了!
削弱的方式,自然是大河的抵触了。因为大河很抵触变身,所以赛罗的实力一直处于“被压制”状态。
这是一个很巧妙的方式!
正常的削弱,应该是直接给某项BUG外挂砍一刀,让其变成废物。可赛罗的削弱,则是针对人间体。
这样粉丝们也无话可说了。
毕竟赛罗不是被砍了一刀,纯粹是大河不愿意配合,所以才显得这么孱弱。
后面肯定会解封!
随着大河与赛罗的相处,他也不会再像最初那样抵触变身,赛罗的实力会渐渐恢复,镜子骑士等人也会挨个回归。
为什么是挨个回归?
这就有说法了!
首先明确一点,这是一部TV剧而非大电影,一次性登场那么多角色,观众不一定能记得住,而且戏份也很难安排。
逐一登场就好办了!
比如前十几集,属于赛罗的独角戏。然后镜子骑士先回归,拍十来集又让红莲火焰加入……
这样每个人的戏份都很平均,而且观众也有一个接受的过程,不至于认不出来。
闫涛还是很细心的。
一开始,孟浪还很担心他拍不好赛罗TV剧。毕竟这玩意没有原版可供参考,哪怕是他,也不一定能拍好。
可闫涛的表现,足以让人感到满意。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看在成片质量的份上,在设定上背刺老板这件事,暂时就算了。
毕竟大河这么奇葩……
换一个人间体,没准结果就不一样了。
不过有一说一!
在TPC宇宙暴露“人间体”身份,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严重。毕竟这里的“普通”民众,对待奥特曼还是蛮和善的。
比如大古,获得了全人类的光!比如飞鸟,进入黑洞成了全人类敬仰的大英雄!
至于大河……
估计也不会差!
身份暴露就暴露呗,无论是赛兔子还是大河,都不会在意这种小事。
毕竟,不是每一个奥特曼世界,都会像《奈欧斯奥特曼》那般令人绝望。
再惨能有奈欧斯惨?
“对了!”
看完赛罗前两集,孟浪突然想到,闫涛此前对他提过一嘴的话。似乎这个世界,不止是TPC这么简单?
好像还有别的奥?
“是的!”
闫涛解释道:“戴拿会回归,高斯也会登场客串,迪迦与盖亚也会出来打打酱油。”
那不就是赛迦么?
神秘四奥再添一人?
孟浪想了想,充满好奇道:“最终BOSS是谁?不会是百特星人吧?”
“那不会!”
闫涛无语道:“百特星人老弱鸡了,怎么会用他当BOSS?幕后黑手还差不多!”
“那是谁?”
“杰顿!准确来说,升级后拥有强大力量的杰顿!我们称之为,终极杰顿!”
这名字……
孟浪额头直冒黑线,感觉闫涛跟他这么多年,什么本领没学会,这起名倒是很像他。
“换一个!”
“Hyper杰顿!高端大气上档次!这不比你那终极杰顿好听一万倍?”
有什么区别?
这不还是终极/超级杰顿的意思吗?欺负我没读过书是吧?
翻起白眼,闫涛转换话题说道:“好了,先不管名字叫什么,总之是一只很厉害的怪兽。”
“赛罗会陷入苦战……”
“你可闭嘴吧!”
被无情剧透一脸的孟浪,生无可恋道:“不要再说下去了,给我留一点悬念行不行?”
制片人还要期待感?
闫涛懒得吐槽孟总的奇葩思维,摊着双手道:“那您找我来,还有别的事么?没事我就先告辞了!”
“别急别急!”
孟浪招手叫住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简笔画,递给他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闫涛定睛一看。
上面绘着歪歪扭扭的图案,一看就出自小孩的手笔。内容嘛,大致是一头黑色的猪精,用皮鞭抽打一个男人推磨。
“太子爷画的?有意思!”
“放屁!”
孟浪愤怒道:“这是你女儿画的,还送给了太子爷!快说,你究竟是何居心?”
挑拨父子关系,可恶!
身为一个男人做错事不敢承认,还拿自己女儿当挡箭牌,过分!
“数罪并罚,扣你半年工资,没意见吧?”
闫涛:“……”
拿画的手,微微颤抖。
他做什么了?
没日没夜地给你干活,还得忍受这等不白之冤,你这暴君,能不能做个人啊?
“不是我指使的!”
闫涛坦白道:“我承认,我确实在女儿面前,说了您许多坏话。可她才三岁啊!怎么可能听的懂?还画出来?”
“那是谁干的?”
孟浪烦躁道:“你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可我儿子告诉我,这就是……等等!”
真凶竟是太子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