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銀龍的黑科技 txt-第六百一十二章 這就是銀龍的大智慧?推薦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如果没有美坎修特前面那句话,李维此刻多半会惊愕于‘你们两个之间居然会是这样的关系’的八卦之中。
毕竟眼前堪比龙王发大水的一幕的的确确是震撼人心…
可是此时此刻,李维的脑袋中反反复复回荡的却是美坎修特爆出的那条信息…
希尔维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提前预知到自己会来找她!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类似‘大预言术’这样能够预知未来的法术不成?
事实上科瑞尔也的确存在着许多能够预知未来的法术和办法。
比如【占卜术】、【预言术】、【异界探知】、【时间回溯】等。
而很多神力稍稍强大些的神祇,也能够通过一些特殊的办法和代价来洞悉未来。
甚至就连他自己,也曾经于月影岛在那头太古绿龙的法术下窥见到了米纳斯提里斯的毁灭。
可无论这些办法效果强弱,却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它们所谓预言到的未来,都只是时间长河无数之流中的以一个片段,某一种…可能性!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而这种未来,已经被李维自己证明,是可以改变和修正的!
他们的泽兰迪亚的确是被毁灭了,可在他和所有泽兰迪亚人的努力与抗争之下,却至少在月影岛,在埃斯考,在巴托地狱保留下了火种,也让这场阴谋的幕后指使者,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一个又一个偶然、巧合与选择之中,再加上一点运气,才有了今日的局面。
可以说,李维的这趟深渊之旅,就是在这一系列机缘巧合下来到巴托地狱之后,才‘临时起意’的:
如果没有死亡三神策划并发动的【地上冥界】之战,那么李维也不会选择冒着自由意志被吞噬的风险借用虚空星神之躯掀起那场圣者浩劫。
如果没有这场浩劫,他们就不会带着十万泽兰迪亚亡魂冲向毁灭荒原向死亡三神发起复仇审判。
如果没有这一切,九狱之主阿斯摩蒂尔斯就不会以此向他提出并签订那项交易,变成魔鬼入驻巴托地狱。
也就不会有接下来策划这场深渊远征,不会想到来深渊寻求希尔维手中的那柄七节秩序权杖!
就不会有这趟旅程!
可偏偏对方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预见’了今天?
这…怎么可能?
如果世间真有人能够预见到未来的一切,那么它一定是真正的‘神’!
即便是神上之神艾欧,最终也未能改变自己最终死亡的结局。
可从那段‘记忆’中得知,希尔维也不过是一头出生稍稍有那么些特殊的星界银龙。
而如果希尔维真的已经能够预见未来的一切,那么她这些年来为什么又要选择蜗居在这座阴暗的宫殿,要对那场席卷主物质位面的浩劫…
选择…‘视而不见’?
李维深吸口气,就在感觉自己因为颅内血压升高血管都要因为思考过载而爆掉时…
李维停止了思考…
额,停止了对这件事情的深究。
反正…既然希尔维已经预见到了他的到来,并留给了信物与他。
一切的真相,都会就此拨云见日…吧?
想到这里,李维抬起头,重新看向侧躺在王座上一脸‘想知道这一切吗快来求我啊’神情的魅魔女王,尽可能平淡道:
“说说你的条件吧?
“究竟怎样?你才愿意将她的去向和信物,交给我。”
他自然没天真的奢望过像魅魔女王这样的存在,会任由自己在她身上‘白嫖’。
世间一切,皆有代价,皆可交易。
听到这句话,美坎修特微微眯起那双流转着如同熔岩般炽烈情欲的猩红眼眸,道:
“果然跟你们这些秩序侧的存在聊天就是省心,不像是我们深渊那些冲动又没脑子整天就只知道暴力、掠夺和征服的蠢货。
一踩一抬的夸赞后,这名魅魔女王伸了个诱人至极的懒腰,然后露出了她的獠牙:
“我为希尔维隐忍服务了近百年,可那头狠心的银龙却是在人家的领地吃干抹净后就拍拍屁股飞走了…
“可怜我一睁眼面对的就是一地的烂摊子呢,你不会也跟希尔维一样,对这一切坐视不管吧?”
李维却是呵呵一笑:
“我管不管,管不管的着,有没有那能力管,陛下你总得说出来我才知道啊。”
美坎修特如同小女孩那般撅了撅嘴,正色道:
“好了,就不跟你这种没情调的金属疙瘩猜谜了。
“既然你敢来我申迪拉维尔,那么对于这里的历史,对于我的那些敌人,多多少少,应该有些了解吧?
“比如…关于艾露维亚拱门的。”
李维想了想,道:“我只听帕勒芬妮说过,原本似乎主要链接的,是一个信仰你的物质世界,不过似乎已经灭亡了?”
美坎修特:“不错,艾露维亚·魔瑞斯·弗拉耐斯,原本是我在那个位面最信赖的凡人信徒,为了表彰她的功绩,我以她艾露维亚的名字,命名了那座门。
说道这里,这位魅魔女王竟是流露出一丝惋惜:
“只可惜,也许是她和我走的实在是太近了,引起了她身后弗拉耐斯家族一些族人的担忧与嫉妒。
“最终他们竟是选择了背叛我,并在那座位面…召唤了豺狼人之神耶诺古的化身。
“而我与耶诺古的决战,最终酿成了那场席卷整个位面的灾难。
“耶诺古只是失去了一个化身和一点点力量。
“而我,却是失去了艾露维亚,失去了弗拉耐斯家族,失去了…一整个物质界的虔诚信徒。”
说到这里,美坎修特眼眸流转,看向驻足倾听的银龙,道:
“世人皆说我们恶魔疯狂而邪恶,可有些时候,你难道不觉得,真正疯狂与邪恶的,反而是那些被一己私欲吞噬的…凡人们吗?”
李维虽然惊讶于这背后的隐情,还有这个鬼女人居然连女人都不放过,面上却没有丝毫波动,道:
“我无意与你探讨人性,我想问的是,你难道想让我去帮你对付豺狼人之神耶诺古不成?”
美坎修特不予置评的笑了笑,道:
“那么下一个,乌黯主君格拉兹特,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李维一脸好笑道:“嗯,堂堂深渊三巨头之一,难度倒是更高了嘛。”
就见魅魔女王咬牙切齿道:
“这个满脑子都塞满了污秽液体的家伙当年就因为向我求爱被拒后,就恼羞成怒的向申迪拉维尔发动了一次袭击,让我的领地损失惨重。
“不仅如此,他还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只能够瞒住恶魔主君的魅魔,变成我的模样去勾引科斯彻奇那个丑陋的家伙并大肆宣扬,为我又莫名召来了一批潜在的敌人!
“如果不是其他事情耽搁…”
“等等!”李维忽然像是发现了华点一般,打断了魅魔女王的复仇宣言,问道:
“你刚才说,去诱惑愤怒主君科斯彻奇的那只魅魔…不是你?”
提到这茬,美坎修特胸都快气炸了,傲然看着李维道:
“你觉得到了我如今的地位,还需要费尽心机却舔科斯彻奇那个又老又丑还跟冰坨子似的冷屁股吗?
“一场有质量的激情,需要良好的氛围、需要高超的技巧、需要足够的体力、还有最重要的温度!
“你能够想象,那跟万年寒冰似的玩意儿在你身体里捣鼓还能够有什么激情可言吗?”
李维讪笑着微微躬身道:“阿这…无意冒犯陛下,您继续,继续。”
可他心中却是起了重重疑云!
居然不是美坎修特!而是一只能够隐瞒恶魔主君的魅魔…
李维当即想起了艾黎!或者说是跟艾黎类似的存在!
他当年就从格拉兹特那座银宫中偷出来了的一枚恶魔之卵。
难道对方培育艾黎这样的存在,原本就是为了这个计划?
与此同时,原本一系列的巧合也在他脑海中串了起来。
愤怒主君科斯彻奇…
为什么是他?
李维清楚的记得蓓丝特娜曾经说过,她们在主物质位面肩负的最重要的一个使命,就是为希尔维监视科斯彻奇的状态。
这会儿连格拉兹特也不惜付出这样的代价去联络他…
这么看来,科斯彻奇手中也许的确握有什么连深渊三巨头都觊觎、让甚至是希尔维都看重的东西…
许是谈到了科斯彻奇,让魅魔女王着实有些败兴,为了挽回自己那糟糕透顶的心情,这位女王嘴角微弯道:
“如今能够让我感到麻烦的,基本都是这种级别的事情,如果你实在感到为难的话…
“我这里…倒是有一件难度不是那么高的条件,你要不要试试?”
终于来了!
李维当即心中泠然,他这么多年好歹也当了这么多年的领主。
身为上位者必须掌握的谈判技巧他虽然算不上精通,但也算是个老手了。
如果你直接提出一个要求,对方多少会不那么乐于接受。
但如果你先提出一个更过分的要求被对方拒绝以后,再提出一个相对不那么过分的要求,那么对方往往就不那么容易拒绝了…
“陛下请讲。”
不过形势比人强,谁让希尔维好死不死的选择了这么个奇葩的‘女仆’呢。
李维已经做好了如果条件真没那么过分就索性答应下来的准备。
就听到这位魅魔女王颇有些幽怨道:
“你知不知道,我已经被希尔维…那头该死的银龙…囚禁欺辱一百年…
“在这些年里,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如何反客为主,让她在我的身下婉转低吟。
“只可惜,她实在太强了,直到她离开前,我也未能得逞。
“而正好…她虽然离开了,你却来了…
“那么…你就替她…偿还这笔债务吧!”
说着,美坎修特微眯着眼,缓缓抬起一条修长的腿踏在了王座上,让那美好的风景一览无余,然后对着表情已经渐渐呆滞的李维轻轻勾了勾手指:
“你既然那么能言善辩,想必这条大舌头…也很灵活吧…
“来,只要你今天让我舒服了…我就…”
可就在魅魔女王满心以为这头跟希尔维有着莫逆关系的银龙会臣服于自己魅力一头朝自己扑过来时,这头钢铁银龙却是陡然抬起爪子打断了她那诱龙的话语:
“那个等等…我们还是来谈谈格拉兹特或者豺狼人之神耶诺古的事情吧。”
美坎修特面上的笑容陡然凝固…
嘭!
下一刻,这位愤怒之极的魅魔女王拍案而起,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银龙,嘴角狰狞的咧至耳根,发出竭斯底里的尖叫:
“提、比、利、乌、斯!
“你、是、在、羞、辱、我、吗?”
是的!在自诩幸欲化身的美坎修特眼里,对自己的三番五次的激情邀约视而不见,这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也是身为魅魔女王的她如论如何也无法原谅的蔑视!
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敢以如此态度拒绝她!
没有!
唔…也许有…
希尔维算一个…
可难道他们星界银龙一个个都这副德行吗?
真是活该龙丁稀少,几近灭绝!
“无意冒犯!
“告辞!!!”
李维见势不妙就跟甲鱼脑袋似的准备往门里缩。
心说谁特么敢去舔你这辆阅魔无数的公交车啊!
万一得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病可怎么办啊!
“站住!”美坎修特喝道。
李维身形一滞,只剩半张脸在门外。
美坎修特只感觉自己快被气疯了,可在【异位面召唤术】前却拿对方没有半点办法!
魅魔女王深吸口气,又像是自尊心与魅力严重受挫似的缓缓坐了回去,为了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她临时编了一个谎言道:
“好了,别逃了,你已经通过了希尔维留下的考验。
“也只有你这样不为任何欲望所动摇的银龙,才有资格…得到她留下的信物。”
紧接着,她就于李维瞠目结舌的目光中,将两指塞进胸前的沟壑,然后跟变魔术似的掏出一只足有半人高的细长金属匣…
李维当时就很想问你这沟是跟机器猫那四次元袋一样啥都能装的下吗?
“你确定,就这么轻易的给我?”
就见美坎修特手持着这只匣子摊于掌中,看着李维道:
“不然呢?难道我还真指望你这头刚成年的小银龙去帮我扫清仇敌不成?”
李维心中一动,可还没等他开口,就听见美坎修特低眸看着手中的金属匣道:
“不过…这只匣子放在我这里这么久,我多少还是有些好奇的。
“所以,我唯一的条件,就是满足我小小的好奇心,让我知道…
“里面…究竟装着什么?”
“就这样?”李维微微眯起眼睛。
“就这样,喏…难道…还有我…亲自送到你爪子上不成?”
美坎修特轻笑道:“我们之间…就连这一点点信任…都没有吗?”
呸!我们之间有个屁的信任?
李维一边腹诽,心中却是打起了一万分小心。
她想引我出去?
亦或是…想得到里面的东西?
不过,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他也断定美坎修特不会再有任何妥协了…
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
李维深吸口气,终于从传送门中缓缓踏出,慎重的从对方手中取过那只一眼看上去没有任何钥匙孔和开关的金属匣,问道:
“我该怎么打开它?”
“如果我知道怎么打开它的话,那么还轮得到你来吗?”
美坎修特双手环胸道:“不过,她曾经说过,交到你手中后,你自然知道该怎么打开,而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你们知道怎么打开。”
只有我们知道怎么打开?
只有我们?
李维脑海中像是过了一道闪电似的。
他从希尔维那儿学到的只有两样…
除了【异位面召唤术】,
就只有…
【真实变形术】!
于是下一刻,李维手中的原本漆黑的金属匣光明大方,然后在两人眼中缓缓扭曲变形,变成了一根宛如竹子般的权杖!
与此同时,一道无形的讯息顺着权杖抵达了李维的脑海中…
而一旁的美坎修特早已激动的不能自已:
“果然!果然是那把传说中将恶魔统帅狼蛛密斯卡都直接放逐、让深渊军团溃败的…
“至高神器———七节秩序权杖!
“啊哈!提比利乌斯!感谢你!感谢你解开了我多年的谜团!
“不过…这东西实在太危险了!还是…
“先交给我美坎修特来保管吧!”
刹那间,美坎修特手中那把名为【爱人的鞭挞】就无风自动化作了天罗地网朝着银色巨龙束缚而去,同时口中笑呵呵道:
“我美坎修特还就不信,我今天…对付不了你一头龙崽子!!!”
可她想象中对方仓惶失态的画面却是没有出现,而是就那么淡漠的望着她。
那个目光…
就像是大人看熊孩子胡闹时满不在乎的神情。
跟当初的希尔维…简直如出一辙!
不!
我不许你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
可就在长鞭即将捆住李维时,银色巨龙手中的权杖却是化作一道巨柱砸在了地板上。
轰!
“给我跪下!”
手杵权杖的李维命令道。
咔嚓。
只听见一道机括声响起,而原本还跟女王般强势的美坎修特陡然面色一白,当即如同软脚虾般瘫坐在地。
而那原本如同天罗地网的鞭子也如同飘带般散落下来,跟挂在银龙雕像身上的彩带似的。
紧接着让李维傻眼的是,这位魅魔女王竟是梨花带雨的哭出了声:
“不!不要啊!主人!
“为什么又是这个样子啊…不是都明明已经摘掉了的!
“我美坎修特就那么一点爱好,可为什么,你们连我这仅有的一点享乐都要剥夺…
“你们…你们简直太欺负人了!”
呃…
李维原本只是按照权杖中遗留下的讯息去做,却没想到效果这么立竿见影…
以至于他都有些没闹明白对方怎么就突然怂了呢?
可当他垂下的目光看到对方叉开的腿间那银色铁裤衩泛出的寒光…
整头龙顿时就傻了…
原来…
这就是银龙的…
大智慧吗?
PS:5.3K,本来想切一刀来着,又怕你们把我给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