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八六五章 一個秘密熱推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隧道内的动乱总共持续了不到四分钟,就彻底结束了。一个连的警卫士兵乘坐轨车赶到事发地点,用碾压式的武器装备,终结了冲突。
现场被打死了两名军官,六名工人,造成十几个人受伤,并且那个塌陷地点,因为士兵们的连续开火,还产生了二次塌方,无数卡在下隧道口的碎石,一股脑地拍了下去。不过好在已经打通的隧道都很牢固,并未发生任何异常。
赶来的士兵控制了现场后,工人们就全被武装押解着离开了事发区,包括没有动手的孟玺等人都跟着吃了瓜落,一路上遭受了不少打骂。
由于发生了塌方和动乱的问题,2号施工区提前结束了工作,所有工人全部被叫回了宿舍,进行静坐等待。
……
住宿楼顶层,数十名工人被分开押进了小黑屋,每人门口都有两到三名士兵把守。
孟玺坐在狭窄无比的紧闭室,闻着潮湿的味道,脑中还在回想着他在隧道内看到的那一幕。
塌陷肯定是偶然事件,老乔等人偷着拿枪也一定是临时起意,可工人们为啥会这么抱团呢?
怎么突然就反抗了呢?
孟玺琢磨了很久后,心里突然意识到,或许没有这次塌方事件,估计山体施工区内,也会发生群体事件。
或许有人想要带头反抗,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老乔是那个人吗,还是他只是一个小区内的领头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来到了下午四点多钟。
孟玺正在心里琢磨事情的时候,铁门突然被打开,一名身材相对矮小,长相白净的军官走了进来。
“你好,长官!”孟玺立即起身。
军官扫了他一眼,用蹩脚的华语问道:“你全程目睹了动乱事件是吗?”
“是的。”孟玺如实点头。
“那你有没有观察到,在动乱过程中,有哪几个人是先攻击我方看管士兵的?”军官面无表情地问道。
孟玺思考了一下说道:“那个拿钢钎的捅死了一名长官。”
“他已经被击毙了,我说的是其他人,暗中的,没有被视频拍到的。”军官问。
“这个没有注意。”孟玺摇头:“因为我们是蹲在墙壁边上的,中间隔着看管的长官,没有办法看到冲突中心的情况。”
军官皱了皱眉头,冲着孟玺又问:“你在415宿舍内,有没有观察到,哪个工人是很有威望的,是领头的?”
“就那个被打死的人,他平时人缘挺好的,有几个人没事儿经常跟他偷偷说两句话。剩下的,我就没有发现了。”孟玺说到这里停顿一下:“哦,对了,大家伙平时都听工长的,他说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就这些?”军官喝问。
“就这些。”孟玺一点不慌地解释道:“长官,我刚来才没几天,宿舍内的情况,我知道的确实不多。我也不想闹事儿,只想好好工作,等竣工了拿钱走人。”
军官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小本,又对照了一下孟玺胸前的编号,确定他是新来的以后,才语气缓和一些说道:“我看了监控,你并没有参与袭击军官和士兵,你是一个听话的工人,值得赞赏。但我也告诉你,如果你发现了什么情况,隐瞒不报,那将会以袭击者同谋人员处理,你会被枪毙,明白吗?”
“懂,我懂!”孟玺点了点头。
“想起来什么了,可以随时呼叫你们宿舍的看管人员,就说身体不舒服,然后出来偷偷向我汇报,这样不会遭到工人报复。”军官轻声吩咐道:“你表现得好,又会技术,以后我说不定会给你调到小宿舍里去。”
“谢谢,谢谢。”孟玺一脸舔狗样地回道。
“走吧,送你回去。”军官喊了一声。
“谢谢!”孟玺漏出一副窝囊样,弯腰跟着对方离开了禁闭室。
……
孟玺回到415宿舍后,发现屋内没有被抓走的工人,此刻全部坐在铺板上静坐。
“去那儿坐好,不要说话。”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指着孟玺说了一句。
孟玺看了他一眼,也没反驳,只找到了自己的床位,盘腿坐了上去。
晚上六点半后,各大工区除了夜班组外,其余工人全部返回了宿舍,并且爆发了第二次群体事件。
一二三四,四个施工区的数千名工人,有百分之六十的伙计,晚上都拒绝吃饭,拒绝接受几个宿舍楼内的军官管理。
人氣連載小說 第九特區討論-第一八六五章 一個秘密熱推
事件发酵了,其他工区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了塌方事件的,他们也开始自发的无声反抗。
刚开始,管理人员以为是一些领头的在煽动工人闹事儿,但排查了一下发现,就连俄区抓来的壮丁,也都参与了抗议,静坐。他们也不吵不闹,就是不吃饭,不听管理。
俄区那边的宿舍楼和施工地点,离2区这边是非常远的,他们平时跟华人组没交流,也更不可能频繁接触,所以一定不是被煽动。
绝大部分的人,都是自发在抗议。
这么一闹,工区管理部门的压力骤增。
……
109号开采基地的主楼内,李致勋等十几名五区的高级将领,与巴什基尔矿业集团,还有欧盟区的一些军情人员,正在秘密开会。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李致勋起身向众人致歉,随即走到外面按了接听键:“喂?”
“报告李长官,还是塌方事件。”对方语气严肃的用韩语说道:“很多工人在知道了2号区群体事件后,都自发静坐抗议,不吃饭,也不听管理,您看这边,是不是要处理一批?”
李致勋皱眉问道:“塌方事件到底是不是偶然的?群体事件有没有提前预谋的可能?”
“这个肯定不是,那个塌方区本来就是试着打隧道的,之前工程单位都判断不好,到底能不能往下打,所以这就是个意外事件。”对方回。
“死了几个士兵?”
“两名,有一名是排长。”
“低调处理,以安抚为主吧。”李致勋思考了一下说道:“前四个区域,马上就要启用了,工人这时候闹事儿,会拖延计划的。不要强压了,但也不能太软。”
“我明白了!”
“就这样。”李致勋挂断手机,推门走进了室内,继续发言:“此次袭击计划,是由我方军部总政指定,东北战区金盛南将军负责执行,所以……。”
……
当晚九点多钟。
四名无关紧要,但肯定动了手的工人,被当典型击毙,而其他几个领头的工长,副工长,则是被警告后释放。
消息宣布后,工人也没有再闹,都纷纷开始吃饭。
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能生存,能赢得一点点活着的空间,就实属不易了,那还能奢望争取到什么人权?
老乔很快被带回了宿舍,他进屋后,几名工人立即围了过去。
孟玺看着他,莫名有点发毛。
老乔冲众人使了个眼色,与一块回来的三个人,步伐沉稳地走向了孟玺。
“呼啦啦!”
屋内站起来十几名膀大腰圆的工人,目光阴郁地盯着孟玺。
老乔走到孟玺身边,缓缓坐下:“明天你主动辞掉铺电缆的活儿,跟我去隧道干活。”
“乔哥,我……!”
孟玺还没等说话,两名壮汉冲过来,直接从后面勒住了他的脖子。
与此同时,几名工人故意走到监控探头的前侧,挡住了那里。
“你信不信,你晚上睡觉时候,我能整死你?!”老乔指着孟玺,声音沙哑地说道。
……
北风口,吴天胤接到了刘先生的电话:“喂,你说。”
“你打听的那个事儿,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