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劍卒過河-第1189章 殤【百盟+13】分享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华远的动作飞快!
他知道自己的元魂兽手段在这个枯木面前有被克制之嫌,但作为他最强的手段,他实际上也没什么其他的战术变化!
修士之道,重在对自己的信心,不能因为自己两头元魂兽被破就对自己的元魂兽图产生怀疑,这是大忌!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第1189章 殤【百盟+13】分享
十二头元魂兽中,灰鸫黒鸶最弱,抗不住北极雷也在情理之中,他还有十头元魂兽,神通更强大,魂体更坚强,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接下来凝出的元魂兽是绿鳲红薙,不是他不知道添油战术的威害,而是修习元魂兽图就不可能同时十二头元魂兽齐出,精神上做不到,而且凝炼也需要时间,哪怕很短!
他第一时间凝出灰鸫黑鸶,紧接着就开始着手绿鳲红薙,对方才刚破解完,他这里又跟上两头,都是全力以赴的极速施为,不存在留手的考虑,比的就是,对手的雷霆变化针对能力,跟不跟得上他的元魂幻化能力!
跟上了,他底牌已尽,大势去矣;跟不上,元魂兽蜂拥而上,撕裂对方!
两个人的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搏命阶段,可以预料,势必很快结束!
……娄小乙就叹了口气,他知道华远没多少时间了!这样的搏命意义不大,因为你是在损失自己底牌的前提下做的这一切,没有回旋的余地;而且,你连对手的弱点短板都没找到,拼从何起?搏从何来?
这就是缺乏相持手段的害处,不能通过遁行和术法放缓节奏,再觅良机。而是一味的发力,能发不能收,斗战大忌!
……绿鳲的神通是尸毒,这对枯木的雷击体很有针对性;红薙的神通则是默言,能间歇性限制对手的口出真言,比如,雷咒!
前两头元魂兽才灭,这两头已经疾扑而上;但枯目的雷霆本事却是不一定就需要口出雷咒的,作为一名高端雷殛士,默咒就是他们的标配!
又是两道雷霆劈下!却是两道玉枢雷,其作用就是去其神通!这样的玉枢雷劈在人身上是否能解除对手的神通还在两说,需得看双方的境界层次比较,但对元魂兽来说,一劈一个准!
神通方去,北极雷再现,又是继续冰封,最后两道神霄雷解决问题!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真正把雷殛士的强大体现的淋漓尽致,一扫初战对阵化胡郁积的尴尬!
娄小乙不由自主道:“该退下来了!”
但没人回应!虽然黑星也在点头,但羌笛玉蜓两位真君纹丝不动,不是他们不爱惜逍遥游的优秀种子,而是此时此刻,他们的位置不允许他们示弱,只能寄希望于华远最后伤而不死,也算既尽了力,又保全了人才。
但战斗的进程可不会随他们的一厢情愿!
华远的元魂兽出的快,枯木的雷霆落得更快,而且应对之间,准确无误,充分展示了这名天择雷殛士敏锐的洞察,丰富的经验!
晃眼之间,十二头元魂兽已去其十!华远仍然毫不退缩,鼓足精神力量凝炼他最得意的两头元魂兽,金鷉和青鹏!
这两头元魂兽是他一生的精华所在,其魂体之坚韧,非其它元魂兽可比,其神通之诡异,相信在场诸人没人能了解!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他有信心,当这两头元魂兽的神通发动时,能不能拿下对手不好说,但护自己平安,取得一个相持的局面是没问题的,因为金鷉是十二元魂兽中最宝贵的防御元魂兽,能力强大。
……娄小乙看得直摇头,因为华远已经形成了惯性思维,以为对手就一定会首先对付他的元魂兽,等对付完元魂兽后才会对他的本体动手,所以最后这两头元魂兽因为其实力强大,所以凝炼时间稍长也不在意!
但对真正的斗战好手来说,人家又凭什么死脑子一根筋?你元魂兽出动的快我当然只能先对付元魂兽,但你若出的慢了,我凭什么不能对你本体下手?
人在道碑空间中,连招呼一声都做不到,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华远方寸大乱!
战斗进程果如他所料,枯木敏锐的观察到了华远凝炼最后两兽时的些微拖延,顿时雷种一变,先出仙都雷动摇其神魂!再出紫府雷破坏其内秘!最后一记太乙正雷劈下……
可怜华远,两头元魂兽才凝出一半,兽头长唳中,人与兽皆化成飞灰!
磅礴的道消天象形成,悲剧的成为了此番正反空间斗法中身殒的第一人!
数万天择修士齐齐叫好,倒不完全是幸灾乐祸,而是对雷殛士所表现出的凌利的攻击,连贯的组合,高人一筹判断的欢呼!
这一战,确实是胜的酣畅淋漓,无可指责!
也有尴尬的,就是周仙众人,尤其是逍遥游的几个,均感面上无光!
火熱連載小說 劍卒過河 線上看-第1189章 殤【百盟+13】熱推
虽然大家都是为了周仙上界的安危,但彼此之间有些小较力也是有的,比如,哪个上门最先被杀?哪家最先杀人?哪家最先被清空?哪家能坚持到最后仍完好无损?这些都代表了一个门派的底蕴!
很遗憾,逍遥游拔了头筹,还是个坏头!
羌笛表面上虽看不出喜恶,但神识传出来的东西却能体会到他的愤怒!
“下一场是天择人出场为先!我已经和他们说了,我逍遥游哪里跌倒的就哪里爬起来!其它八家不会出人,就只能由我逍遥人顶上!
真君不用说,如果是元婴,单耳,你上!别給老子躲在后面看热闹躲清闲,你这玩剑的,都十来场了还不上,对的起你那颗剑心么?”
娄小乙遵声应谕,但嘴上却要解释清楚,“弟子谨遵法谕!不过弟子自进入逍遥游后,哪还有剑心,就只剩道心了!”
对面天择人很快站出来了一个人,在道碑残骸上扔出紫清,
“两百紫清!贫道石国石中天,敢请客人指教一,二!”
万衍真君仍然在尽忠职守,飞快传音道:“石国,体脉大国!道境繁杂不拘泥,以神通变化闻名……”
他这边说着话,娄小乙已飞了过去,仍出一枚纳戒,
“逍遥单耳,咱们友谊第一,比赛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