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奧特曼之我真沒想統治世界 起點-第六十七章 溝呂木(中)相伴

奧特曼之我真沒想統治世界
小說推薦奧特曼之我真沒想統治世界奥特曼之我真没想统治世界
“队长,沟吕木是个怎样的人呢?”坐上了战机的的孤门询问着。
坐在另一架战机上的队长沉默了一瞬,回答了孤门的问题:“他很优秀,他作为异生兽猎手的能力,说实话,在我之上。”
“当初,也只有佐格能与他并列。”
队长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孤门突然想到了那天佐格的举动。
佐格总是很冷静的,但也很强大。尤其是上次的时候,他第一次见识到了佐格被其他人称为队里最强战力的原因。
“这样吗……”
“我一直很信任沟吕木。”队长的声音有些沉重,话语背后似乎蕴含着更为沉重的感情,“风也是。”
当初,西条风参与的第一个任务,是他们在一个地下通道追击的异生兽。
那只异生兽身高两米多,外表酷似蝇虫,是有一定智力的异生兽。
他们在一个地下通道里堵到了异生兽,并且对之发起了攻击。在密集的火力下,异生兽很快就被消灭。
当时作为队长的和仓认定任务完成,向指挥部寻求撤退指令的时候,西条风率先站出来阻止了他:“请等一下,这附近还有一只异生兽。”
“怎么可能?”队长并不以为意,“异生兽的波动已经下降,代表……”
那时候,西条无视了他还为说完的话,持着枪,小心翼翼的,朝着他们背后的方向谨慎前进。
当时的和仓自然不会相信这个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新队员,正准备叫住她的时候,一只异生兽真的出现了。
那只突然出现的异生兽一手就挑走了西条手中的枪。
虽然队长很快反应过来开了枪,但比他更快的,是沟吕木和佐格。
两人一致的抬枪,避开了西条风,将异生兽覆盖在弹火之下。
几乎是眨眼间,这只漏网的异生兽就倒了下去。
沟吕木放下枪,对队长解释道:“我之前也察觉到这附近还有一只异生兽。我想,佐格也早有察觉吧。”
佐格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你没事吧?”沟吕木看向西条。
西条似乎很激动,她开心的点了点头:“没事!”
那时候,队长就隐约察觉到了。
佐格,沟吕木以及西条,都具有着超越技术或者经验的,更深层次的,那种类似于在战场上才会具有的资质。
那是针对异生兽的资质。
那段时间里,异生兽的出现出乎意料的频繁,频繁到了不正常的地步。
他们一次次外出作战,一次次的消灭异生兽。
而这一次次的作战中,佐格、沟吕木、西条也表现的越来越优秀。
尤其是佐格和沟吕木、
如果说西条是还在成长的异生兽猎手,那么佐格和沟吕木就已经是顶尖的猎手了。
甚至到了后期的时候,佐格和沟吕木达到了能单独消灭异生兽的程度。
那时候武器还远没有现在强大,要消灭异生兽多是需要他们全队的配合。
但沟吕木和佐格却是能轻易的独自就消灭异生兽。
他们似乎能轻易的察觉到异生兽的弱点,总能以最快最效率的方式消灭异生兽。
而西条,也在沟吕木的严厉教导下,渐渐成长到了能与两人匹敌的程度。
他们就像是专门为异生兽而生的……天才。
“渐渐的,西条和沟吕木也走得越来越近,他们亦师亦友。但我却开始对他们二人的状态,开始产生一种莫名的不安感。”队长想起曾经的时候,也是后悔过的。
如果那个时候他警觉一点的话,后面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
西条风步入了熟悉的区域。
这里是她最后一次与沟吕木并肩作战的地方。
看着这里,她就想起了曾经和沟吕木的对话。
那是在一个黄昏的时候,天空是暗淡的昏黄色,她和沟吕木站在基地外的的桥上,看着下方的河流。
“你为什么要继续这份工作?”那是沟吕木第一次问出这种问题。
“因为我憎恨异生兽。”西条的回答十分的干脆,“我先让所有的异生兽从世界上消失。”
她是怀着仇恨而来的,支撑她作战的,自然也是仇恨。
“是复仇啊。”沟吕木似乎毫不意外。
“那么,你呢?”西条风满怀期待的看着沟吕木,想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他,让他变得如此强大,“你为什么要跟异生兽战斗?”
“我吗?”沟吕木依靠着栏杆,“我只是因为不想死。”
不是因为什么仇恨,也不是因为想要保护人类,仅仅是因为他怕死。
“我很惧怕死亡,所以,为了能够活下来而要把异生兽杀死。只是,随着不断杀死异生兽,我并没有感到心情平静,反而更加不安。而且,总是做奇怪的梦。”
“梦?”
“在丛林中不断地徘徊,在丛林的尽头出现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遗迹……感觉那深深的黑暗,要将我吞噬。”
那时候,西条深深的感受到了沟吕木的恐惧。第一次的,她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脆弱,也因此春心萌动般的,将手覆盖在他的手上,给予他安慰:“这没什么好评的,因为你是一个比谁都坚强的人。”
对西条来说,沟吕木就是她的引导者,是她在夜袭队信仰般的存在。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那次谈话之后,和沟吕木分开的西条遇见了佐格。
佐格给予了她一个警告:“不要与沟吕木靠的太近。他会将你拉入黑暗的。”
那个时候的佐格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但西条却并不会听从佐格的建议。
反而询问佐格:“佐格队员,你为什么要与异生兽作战呢?”
当时佐格沉默了一会儿,才给了她一个答案,“为了找一个人,也是为了在他回来之前,能守护好这个星球。”
前者还好,后者听起来像是一个似乎有些过于理想化的想法。
至少,那个时候的西条是这么认为的。
那时候,不经意间,她似乎就与佐格拉开了距离,与沟吕木越走越近。
至于佐格的建议,她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虽然佐格也很强大,但显然,是为了自己而战的她还是与沟吕木更为相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