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蛟龍決 愛下-第二百三十一章害自己的把兄弟相伴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拉着姬飞雪的人也慢慢放缓了步子,姬飞雪这才从惊异中清醒过来,伸出右手一把死命抱住旁边的一棵树,让身体停下来,那个人不得以也只得随着停下脚步,而一只手还是抓住姬飞雪并不放开。
姬飞雪趴在树干上,大口喘息了半天,这才慢慢抬头望着身边之人,只见那人年龄不大,身披一件暗褐色大氅,此时,正睁着一双略带阴鸷之气的眼睛瞅着自己。
姬飞雪见他面生,喘吁吁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带我逃出来?”
那人望着他,突然两滴眼泪自眼角滑落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姬飞雪面前,嘴里凄楚喊道:
“皇极会龙在天之子福通叩拜总舵主!”
说罢,已经是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姬飞雪听说,心里一惊,赶忙过来把他拉起,上下打量道:
“你……你……你说什么?你是谁的儿子?”
刘福通擦一把眼泪道:“姬总舵主,你可听说过皇极会舵主龙头镇的龙在天吗?”
姬飞雪点点头道:“他我当然知道!那时候我还年轻,只知道龙在天舵主为人好爽仗义,为会内兄弟敬仰,只是后来因受新夫人迷惑,错喝了新夫人用来害陆总舵主的毒酒,落得个毒发身亡的下场!至为可叹!”
刘福通也点头道:“龙在天死后,新夫人也被勒死,一家人只剩下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这个姬总舵主可否知道?”
姬飞雪又点点头道:“知道!这还是后来陆总舵主与我闲谈时说的!他还因此分外,叹息怅然呢!
陆总舵主还说那个叫福通的孩子是龙在天唯一的苗裔,必须好好照顾,他不忍让他独自留下,因此将他与奶妈都送进桃源幻境中,精心抚养!
转眼十几年过去,今日想来那个孩子也该长大成人了!”
刘福通哭泣道:“总舵主,那个孩子便是我了!我在幻境之中,就听我的奶妈说起过你,她说你为人正直,有侠者之风,犹如我的爹爹一样!她还听说你已经坐了代理总舵主,就嘱咐我出来后一定要去找您!
我在幻境长大,对于外面毫不熟悉,所以辗转许久也不曾寻到您,没曾想今日在这里得遇总舵主!我刘福通也算是得偿所愿了!呜呜”
姬飞雪这才明白,忙拉起他感慨道:
“人生难料,事事无常!没曾想你都那么大了!今日若非你相救,我姬飞雪这条老命也就不保了!说来,我还当谢谢你呢!只是不知你为何会混在这一帮人之中?他们又是些什么人,为何执意要害我?”
刘福通欲言又止,犹豫许久才道:
“说来也都怪我,怪我太重兄弟情谊了!我与肃羽在幻境相识,结拜为兄弟,我出来幻境,便遇到了他,他知道我初创一指神教,便跟和我说白莲至宝宝莲御令在他手里,可以用它夺取白莲会总舵主之位,然后号令天下。
我说白莲会总舵主不是姬飞雪吗?我听说他为人重情重义,我们怎么可以夺他的位子呢?
可是,他说您只是代理,并非是真的总舵主,另外如今总舵主之位也已经被一贯道串通青州宣抚使副使了无迹得去,为了白莲会大计,也需要把总舵主之位夺过来!
我年轻,也不知其中厉害,因为太过信任他,也就答应了!
刚才大战之际,你若不说出你就是姬飞雪,我还被蒙在鼓里!当我知道以后,我便想出面阻止,可是小宝明显受了肃羽的教唆,他一心要杀你,我根本阻止不了,也来不及!
情急之下,我便只好将总舵主您拖着逃离那里,事情突然,还望总舵主见谅!”
姬飞雪听刘福通如此一说,事情发展到现在,不由得他不信。
他心中愤恨之情可想而知,随拉着刘福通的手道:
“可恨肃羽这个孽种竟然如此狡诈,我姬飞雪不明,上了他的圈套!虽然你救了我一条命,可是这摩天崖许多兄弟却不能白死!肃羽联合一贯道,如今肃羽已经被我拿住,关在下面地牢中,你回去后,莫要再念及什么兄弟之情!即刻把他斩首!
而我要去各处联系附近的分会兄弟商量剿灭一贯道,为死去的弟兄报仇!事不宜迟,我们二人就此别过!五日后,摩天崖相见!”
刘福通拉着姬飞雪,一副依依难舍的表情道:
“总舵主,我久仰总舵主多年,今日得见,可慰平生!只是没想又要匆匆别过!我也知道大事要紧,还望总舵主早去早回,福通只在摩天崖翘首以盼!”
姬飞雪看着他也是心生感慨,点点头,转身而去。
刘福通见他已经跌跌撞撞地走远,这才脸上挂着一丝笑意,转身一路攀高,往摩天崖摸去。
摩天崖是仰天山的顶峰,四面都是陡峭的斜坡,只有一条路可以直通崖顶,地理位置分外险要。
刘福通算计到自己作为一个素人,要想进入白莲会,直到获取最高权力势必需要获得姬飞雪信任和支持,因此才在小宝的双指之下将他救出。
为了演的真切,慌不择路沿着崖壁滑到下面,而反过来再原路返回,由低处往高处攀爬,山壁少土多石,而又遍布苔藓,脚踩到上面湿滑异常,只能凭借抓住两边的灌木和树木奋力向前,比往下滑行可就吃力许多。
好在刘福通一身功夫,等他攀爬上了摩天崖,却也已经累得嘘嘘带喘。
此时,摩天崖上一场恶战已经结束。
白莲会的人死的死,伤的伤,还有一部分都做了一指神教的俘虏。
刘福通上来,早有几个小头目看见,急忙跑过来,围住他道:
“教主你到哪里去了?我们都等你半天了!现在已经占领了摩天崖,下一步还请教主下达指令呢!”
这时,小宝远远看见刘福通,也急急跑过来,拉着他,往他身后乱找,见周围并没有姬飞雪,才急道:
“刘福通,哪个风车你弄哪去了?我要风车!你给我风车!”
刘福通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得哄他道:
“宝叔,你别急哈!一会儿等我忙完了,就下山给你买好多风车!我还有事呢!你先到旁边玩一会哈!”
小宝反着白眼,撇着嘴道:
“我不要那个风车!我要你带走的那个会翻跟头的风车!你快给我!给我!”
刘福通这才明白,只得哄道:
“好,等一会儿我就带你去找!你先自己玩会儿!”
小宝却是不依不饶,只管拽着他的衣襟索要,刘福通顿时收了笑容,阴沉着脸训斥道:
“还不赶紧松手!再拉着我,晚上不给你饭吃!”
说罢,一抖袍袖随着几个小头目往大门口走。
小宝吓得不敢再纠缠,只孤零零站在崖边,冲着刘福通的背影撇嘴低声喃喃道:
“我要风车!会翻跟头的风车!还我风车……”
刘福通吩咐众手下,将那些死尸都挖坑掩埋了,那些受伤的统统抬进摩天崖内进行救治。
吩咐完毕,这才来到那十几个被绳捆索绑的俘虏跟前,他四处查看,只见其中有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弓腰缩背躲在众人中间。
刘福通扒拉开前面的几个人,走到他的身边,弯腰轻轻一拍他的肩膀。
那人抬头瞥他一眼,又赶紧低下头去。
刘福通见他瘦削的老脸肿得就如猪头一般,心里暗笑,嘴里却故作惊讶道:
“哎呀,你不是醉仙居的掌柜吗?这些东西怎么也把您老人家也捆上了?真是岂有此理!”
说罢,亲自给老掌柜解开绑绳,又将他搀扶起来。
那老掌柜不知他是何意,因先前挨过他打,因此心里甚怕,缩着肩往旁边躲。
刘福通拉住他,深深一鞠躬,脸上露出一丝谄笑道:
“老掌柜,你不要怕!在醉仙居,还有刚才这一番厮杀也都是因为受他人蛊惑导致!好在我即时发现,才救下了姬飞雪总舵主,总算没有酿成更大的惨剧!刘福通多有得罪,还望老掌柜原谅!”
说罢,又是一揖到地。
老掌柜听他这样说,抬头四下里望望,才壮着胆子问道:
“既然这样,那姬总舵主怎么不在这里?他在什么地方?”
刘福通道:
“当时情况紧急,是我把他救到山下去了!他已经赶往附近几个分会召集人马,准备找一贯道报仇!还是他让我赶回摩天崖来的!”
老掌柜见他说得诚恳,也就信了,又问道:
“既然你说是被人蛊惑才至今日之祸,那蛊惑你的人是谁?你可知道?”
刘福通故作迟疑半晌才犹豫道:
“那个人你也见过!就是和我一起到你们店里喝酒的那个人!”
随后,又把与姬飞雪说得一番话又给老掌柜说了一遍,只气得老掌柜牙关紧咬,嘴边几根髭须乱跳。
他瞪大了瘀血红肿的双眼,瞅着刘福通怒道:
“我当时就发现他包藏祸心!因担心总舵主吃亏,才匆匆赶来给总舵主报信!好在总舵主已经把他打昏过去,就关押在摩天崖的地牢之中!我们这就去将他杀了,告慰惨死的兄弟们的英灵!”
说罢,又让刘福通给其余十几个天地会的人松了绑,老掌柜带领着,各持兵刃,与刘福通一起赶往地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