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葉惜寧-第十六章 恢復的時空秩序&丟失記憶之後的修羅場推薦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可恶!”
看到自己制造出的树木,在接近白石身体之前,就被大量影之刃切断,大和脸上凝重无比。
但心中也不禁有点疑惑,这个人的力量,不应该只有这么一点才对?
而且为什么对方会如此年轻?
“大和队长!”
“不是叫你们先走了吗?”
大和无奈看向围着自己的三名部下,叹了口气。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间要打起来?”
鸣人一脸茫然的看向大和。
“你刚才没听到我叫他的名字吗,鸣人?他叫做千叶白石。”
“千叶……白石……嗯……诶???”
鸣人这时才猛地反应过来,用震惊的眼神盯着白石看了起来。
被鸣人用这么震惊的眼神盯着,白石也是奇怪,这是什么白痴眼神?
老实说,对这些来历不明的家伙,白石的确很感兴趣。
尤其对方似乎是以时空忍术的形式来到这里的。
记得之前自己打算解封龙脉之力的时候,的确让时空扭曲了起来。
这两者会有什么联系吗?
“那……这个人就是卡卡西老师他……”
鸣人脸上的震惊顿时化为愤怒,毫不犹豫冲向了白石。
小樱也是一脸吃惊的呆在原地,忘记了说话。
佐井则是一脸沉思,有点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涉及到那个二代白牙的事情,总觉得事情变得麻烦起来了。
话说回来,这个人真的是鬼之国的那个人吗?佐井心中疑惑起来。
实在是太年轻了。
“等等,鸣人!”
大和焦急在后面大喊着。
冲跑的姿势完全是下忍水平,但查克拉却要远远超过我……故意用这种姿态战斗有什么阴谋吗?白石不禁疑惑。
以对方体内那庞大的查克拉,战斗水平怎么如此门外汉?
于是,白石向后退了一步,不敢和这名叫做鸣人的忍者直接接触,让影舞者凝聚出影之刃,朝着鸣人的身体切割过去。
砰!
爆炸的声响在道路中央发出。
在白石眼前挥洒着的黑色物质,白石认出那是黑色的墨水。
墨水形成的生物与影之刃碰撞,让鸣人险之又险避开了致命一击。
只见那名叫做佐井的忍者,正拿着笔在展开来的卷轴上勾画着什么。
“有趣,和我一样,用的应该是阴遁忍术。而且那种面孔和眼神,还有着独有的气质,团藏的走狗吗?说实在的,我对你们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了。”
白石笑了一下。
一开始他以为这些人不是木叶忍者,但是仔细想一想,这些人又好像是木叶的忍者。
神情动作很难作假。
这让白石勾起了好奇心。
“你这混蛋,少在这里装模作样了,快点把卡卡西老师给我还回来!”
鸣人在那里大吼着,双手结印,旁边立马出现了一个和本体相同的影分身。
一个查克拉球在鸣人的右手中汇聚,毫不留情对准白石的身体攻击。
大和一边叹气,一边也只能和鸣人打着配合,用木遁忍术从旁掩护鸣人行动。
“螺旋丸!”
轰!
道路上出现一个坑洞,白石避开了查克拉球和木遁的攻击,影之刃显现而出,朝着鸣人的四肢横切过去,打算把他的四肢斩断。
噗嗤几声。
影之刃把鸣人的四肢斩断。
之后鸣人在半空中变成烟雾消失。
白石哼了一声,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微微侧身,让背后的袭击落空,并且用力抓住了鸣人拿着查克拉球的右手。
“哇啊!”
鸣人痛苦的脸庞扭曲起来,汗水不断流下。
“利用烟雾绕到背后袭击的套路虽然不错,但对我来说是没用的。这样一来,先搞定——”
白石话语顿住,原因是感受到了一股十分恐怖且熟悉的查克拉,正从鸣人身体上涌现。
在白石手中挣扎的鸣人,面孔扭曲到极限,身上披着一层鲜红色的查克拉羽衣,在背后凝聚出一条肉眼可见的红色查克拉尾巴。
竟然是九尾?
那东西不是在漩涡玖辛奈体内吗?
这是怎么一回事?
白石陡然一惊。
影舞者幻化而出的影之刃与红色的查克拉尾巴激烈碰撞起来,产生极为恐怖的爆炸气流,把白石的身体吹飞到静室外面。
“咳!没想到会是九尾,一时震惊竟然没反应过来……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
白石轻咳了一下,语气中带有慎重之色。
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时候碰到如此诡异,超脱常理的事情。
比起身上不足挂齿的小伤,白石更在意从鸣人身上涌现出来的九尾查克拉是怎么一回事。
木叶的九尾人柱力应该是漩涡玖辛奈那个女人才对,什么时候变成这个金头发的少年了。
诡异的事情太多,白石的脑子也有点转不过来,搞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
鸣人没有回答,嘴里发出兽吼一样的声音,对着白石横冲直撞过来。
一股比鸣人更强大的力量,把他从远路推了回去。
夹杂着音爆声,即使进入尾兽化状态的鸣人,脸上也露出了痛苦之色。
在他的胸口位置,多出了一个肉眼可见的血洞。
琉璃和绫音出现在白石的身旁。
绫音的手指上沾染着鸣人体内流淌出来的鲜血,包裹在她手指上的查克拉被尾兽查克拉蒸发掉了,导致血直接染在她手指上,令绫音不满的皱起眉头。
“都说你的神经迟钝了许多,现在吃亏了吧?”
琉璃不客气的教训白石。
“没事,这点伤势对我来说和没有一样。”
白石若无其事的站起来回答,伤势在自己医疗忍术的作用下,已经自己恢复好了。
“那么,接下来……”
白石重新走进了封印龙脉的静室之中,目光扫向鸣人等人。
琉璃和绫音也跟随他走了进来,把目光放在鸣人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木叶的忍者会在这里?刚才这小子用的是九尾查克拉吧?”
琉璃不客气的问道。
那晚她可是直接操纵九尾和木叶忍者交战,对九尾的力量异常敏锐,不可能感觉错误。
白石沉默下来,陷入思考之中。
龙脉导致时空扭曲……
卡卡西老师……
第二个九尾人柱力……
木叶忍者……
经过刚才短暂的接触,把这些关键性信息联系在一起,虽然不愿意相信,但白石知道,只有那一个猜测能够解释当下的局势。
对方那边有了新的情况,名为大和的木叶忍者用木遁忍术束缚住了尾兽化的鸣人,佐井立刻在卷轴上绘制大量墨水生物,化为猛虎冲了过来。
轰轰轰!
这些猛虎不是对准白石三人发起冲锋,而是朝上方的天花板冲撞,立马在静室中卷起烟尘,还有碎石落下。
等到烟尘消失的时候,在那里的木叶四人消失逃跑了。
“不用去追吗?那四个木叶忍者的身份很可疑。”
绫音问道。
“我对这几个人的来历有了一些猜测,但是……”
白石没有在意逃走的木叶四人,重新走到了龙脉的封印装置前面停下,蹲下身体触摸感知。
“如果那几个人真的来自那里的话,肯定是触发到了某种媒介才来到这里……龙脉的力量吗?”
白石摇了摇头,否定起来。
龙脉的力量已经稳定下来,媒介可以说‘消失’了,既然这样,那四个木叶忍者,应该会回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才对。
可是那四个木叶忍者并未立即消失在这个世界,就意味着,他们来到这里,还有另外的媒介,导致这种事发生。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有人在快速接近这里。
白石对琉璃和绫音打了个眼色,三人从原地消失,只留下一片战斗过后的狼藉。

站在一座高耸的白色尖塔上,白石从这里俯瞰着整个城市的夜景。
楼兰的人们在大街上载歌载舞,仿佛在举行某种庆典。
被沙漠包围着的城市,从这个角度欣赏,别有一番特色。
“真是和平的地方。”
走到白石旁边的琉璃和绫音,也看到了这一幕,惊讶看着眼前的夜市景象。
“的确是出乎意料的地方。关于龙脉的事情,我要先去调查一番,有件事我必须确定一下。”
白石对二人说道。
“那我们需要做什么?”
“看住那些木叶忍者,别让他们离开楼兰,现在正是关键的忍界大战期间,他们如果到外界去,很可能会干扰到这个世界原有的秩序,导致这个世界的时空崩塌掉。空间姑且不论,时间这个层面的东西,能不触碰最好不要去触碰。”
白石思考了一下,如果那四名木叶忍者真的是通过时空术式,从遥远的未来回到现在,便不能够放置不管。
时空忍术是查克拉体系中,最难以触及的一类,而且失败的风险完全未知,往往会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
因此,无论出于对另一个世界的秩序考虑,还是他所在的世界安全考虑,在他把事情搞定之前,将这些人约束在楼兰,都是很有必要之事。

天亮不久。
大和带着鸣人、小樱、佐井三人到楼兰的一处废墟位置躲藏。
小樱用医疗忍术把鸣人胸口的伤势治好后,再用药粉敷上,用绷带缠裹起来。
“真是的,鸣人,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急急燥燥的?”
小樱这时生气对鸣人说道。
“抱歉,但是想到卡卡西老师的事情,我……”
鸣人捂着伤口,苦笑了起来。
小樱表情也沉默了下来。
气氛不知何时变得压抑了。
最终,小樱抬起头,看向大和,对他问道:“大和队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千叶白石,怎么会如此年轻?”
回忆着刚才见到的白石,和她印象中的那个可怕男人,差别有点大,尤其是年龄根本不对。
“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大和摸了摸挠头,也不知道眼前这一幕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你们也别这么冲动,尤其是你,鸣人,之前你身体里的九尾查克拉都跑出来了。”
幸好当时有他的木遁克制,否则情况就真的危险了。
“我知道,可是一想到卡卡西老师的事情……”
鸣人脸上露出不甘和愤怒之色,握紧拳头。
大和看了一眼鸣人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这不是你意气用事的理由。卡卡西前辈他已经……”
“哎呀,原来藏在这里吗?终于找到你们了。”
有声音介入进来,打断了大和等人的交流。
佐井立马掏出卷轴,打算绘画什么。
琉璃和绫音坦然现身,从前方走了过来,饶有兴趣看着木叶四人。
“你们是……”
大和脸上紧张之色浓郁。
鸣人和小樱也摆出要战斗的架势。
琉璃没有在乎这些人的戒备,直接朝着四人走近。
四人摄于一股无形的气势所迫,全部都没有先行出手。
琉璃走到他们身边,弯下腰,捡起了小樱刚才给鸣人敷用的药品。
那是一个不透明的白色塑料瓶,里面是一些可以外敷的疗伤药粉,已经用掉了大半。
在瓶子上,有紫苑花公司的特有标记。
“日期是二十年之后的三月份,还有紫苑花公司的特有铭牌,看来你们真的来自未来。”
琉璃语出惊人,让紧张的木叶四人,立马怔在了原地。
什么意思?二十年之后?
“不用这么紧张的看着我们,在你们那个时空,也许我们双方的关系很不好,但那也只是你们那个平行时空发生的事情,和现在的时空没有任何关系。”
琉璃把药瓶放到小樱手里,对她说道:“用完的东西别乱扔,你们随意扔出来的一件垃圾,都可能改变这个时空的秩序。尤其是这种带有辨识度的东西。”
“什、什么意思?”
小樱发现自己嘴巴有点干燥起来。
“意思即是说,以你们的角度来看,这里是二十年前的世界。”
绫音走过来解释。
“二十年前!?”
木叶四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看着绫音。
“怎么可能?二十年前的世界,这也太……”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们那个时代,火影是第几代?”
绫音问道。
“第五代。”
“我们这边还是第三代火影在木叶执政,我们三人离开木叶,在这个世界,也只是两个月前的事情而已。”
“那现在是……”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大和,也有点瞠目结舌。
“第三次忍界大战刚刚开始。”
绫音的话语让四人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在他们的印象中,第三次忍界大战早就已经结束了,而现在绫音告诉他们,现在第三次忍界大战才刚刚开始。
这里真的是二十年前的忍界?
大和最先反应过来,指着这里问道:“这个地方是?”
“楼兰。”
琉璃的话让大和愣直的坐在地上。
楼兰在他那个时代,早已经是一片废墟,成为了遗址一样的城市,那眼前的楼兰又是怎么回事?
而且想到白石那年轻的面孔……大和已经相信了他们四人来到了二十年前忍界的事实。
“怎么会有这么扯谈的事情?”
鸣人仍旧不敢相信。
“但这就是事实。你们来到这个时空,很可能是触发了某种媒介,阴差阳错来到这里。”
“那我们要怎么回去?”
小樱问道。
“找到媒介,把媒介破坏掉,让你们身上的时空恢复正常。”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处置我们?”
大和问道。
以这两个人为对手的话,完全看不到胜率何在。
“别担心,我们不打算做什么,只是在事情解决之前,你们必须呆在这里,免得破坏了这个时空的秩序。到时候不只是你们生存的那个世界会受到影响,我们这边也会。”
大和听完,稍微安心了一下。
确实,他们是属于未来时代的人,在这个时代随意乱走,很可能会造成一系列的可怕连锁事件发生。
“对了,其实我也想知道一些,关于你们那个世界的一点事情。放心,不是什么重要的历史事件。”
绫音笑眯眯看着这四名木叶忍者。
琉璃也同样如此。
她想知道,自己和白石未来有没有生孩子,生了几个,日向绫音这个下流的女人,有没有被她打死之类的问题!
这一点非常重要!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某个尖塔的房间之中,白石在房间里耐心寻找着什么。
在发现没有可疑的地方后,白石就打算离开。
结果在刚走出门的时候,被垃圾桶里的某个东西吸引住了目光。
白石把手伸进垃圾桶里,把那个东西拿出来,仔细翻看了一下,脸色变得极为诡异。
“这里……是那个大臣安禄山的房间吧?”

存放龙脉之力的静室中,楼兰的现任大臣安禄山来到这里。
因为昨晚有不知名的贼人过来捣乱,所以他本人必须要在这里坐镇,防止那些小偷再次来光顾,破坏他的计划。
他围绕着龙脉的封印装置转圈,用陶醉一般的神情,感受着那在大地之中,蕴藏着的完美力量。
“哼哼哼,真是令人愉快的完美力量啊……”
越是深切感受龙脉的力量,安禄山嘴角就忍不住泄露出笑声,睁开的眼睛里满是喜悦的光芒。
“还差一点,那个没用的女王就可以去死了,我的计划也可以真正开始,真是完美的力量啊,有了这股力量,就算是称霸世界也是轻而易举啊。”
沉醉于龙脉强大的查克拉,安禄山眼睛里被贪婪的欲望占据。
计划多年,马上就可以摘取胜利的果实了。
首先是排除那个碍眼的楼兰女王,攻占楼兰,然后是风之国……接着是周边的小国,最后向最强的火之国发动战争。
“根据历史,距离战争还有好一段时间才会结束。打吧,狠狠的打吧,五大国的忍者,等你们精疲力尽,你们的一切都会被我统治!”
“梦话睡醒了再说比较好哦。”
声音从后面传来,安禄山吓了一跳,转过身子,看到的是无声潜入进来的白石。
“你是……”
似乎是认出了白石的身份,他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不……不可能的,你现在应该不可能会……”
他记得原本的历史,对方应该会是几年之后才会来到这里,为什么现在对方就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昨晚上这里发生的动乱,是这个人搞出来的?
安禄山感受到了无尽的寒意逼向自己。
“白痴,在你用既定的历史来看待过去的事物时,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已经发生了部分转折,不再是你所熟知的那部分历史了。”
听到白石这么说,安禄山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急忙后退想要做什么,大量的影之刃早已准备就绪,对准他的四肢切割。
“啊!”
安禄山发出痛苦的嚎叫,倒在地上不能动弹。
在他的身体里,开始溢散出紫色的龙脉查克拉。
白石以瞬身术来到他身旁,把提前弄好的封印式,按在安禄山身上。
紫色查克拉失去了反应,让安禄山眼中呈现绝望。
他与龙脉的联系被切断了。
可恶!只差最后一步,再给我一点时间的话……安禄山心中充满了不甘和愤怒。
“看来猜对了。在你的体内,我感受到了龙脉查克拉,还有与我相近的查克拉……那应该是另外一个时代我设置的封印术吧,结果被你这家伙窃取了。哼,看来另外一个时空的我放弃了吸收龙脉查克拉,所以才让你们时代的龙脉力量足以扭曲时空,令你们的时间倒流,转换了时空来到这个时代吧。”
白石说出来的话语,让安禄山感觉无比惊悚。
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内心隐藏的所有秘密,对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一样。
“不仅如此,我还在你的房间里搜到了这个有趣的东西呢。”
白石笑着从忍具包里拿出来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药瓶,上面有着紫苑花公司的标记。
止痛药。(针对查克拉过激痛苦反应症状使用)
生产日期是二十年后。
看到这个药瓶,安禄山瞳孔一缩。
“你吸收龙脉查克拉,因为力量过强很难控制,所以一直需要这个药来止痛。本来一开始只是怀疑,因为楼兰之中,只有你这个大臣出现的太过突然,两年之前,没有关于你的任何记录。而且你体内那龙脉查克拉,对我来说,就像是黑暗中的明灯一样显眼。直到搜到了这瓶药,才最终确定你那扰乱时空的‘媒介’身份。”
白石眼中尽显冷漠,像是看死人一样看向安禄山。
“安禄山……不,未来时代的砂隐叛忍百足,只要解决掉你这个媒介,时空才能恢复原本的秩序。”
“不……不要……不要杀我……我可以告诉你未来的历史,全部的历史都可以告诉你,让你更方便的在这个时代——”
安禄山企图做出最后的挣扎,想要用未来的历史和白石交换活下去的权力。
都市异能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第十六章 恢復的時空秩序&丟失記憶之後的修羅場鑒賞
噗嗤。
声音戛然而止。
影之刃切断了安禄山的喉咙,让鲜血飞洒出来。
“都说了,在你用未来既定历史准备来影响这个世界时,这个世界的历史,和你脑子里的历史信息,就已经产生了偏差。蠢货。”
白石没有去看安禄山的尸体,来到龙脉的封印处,思考了片刻。
“看来把这个东西放在这里,以后很可能还会有另外时空的人来到这里……没办法了,我就勉为其难保管一下吧。免得别的时空的人,把这个世界当成旅游景点一样,时不时过来参观一遍。”
说完,白石开始结印,施展术式,解放龙脉的力量。
闭合眼睛的装置睁开,和昨天一样,从里面喷吐出洪流般的紫色查克拉,形成了耀眼的紫色极光之柱。
白石立于紫色光柱前面,从忍具包里拿出一把附带咒符的苦无,在紫色极光柱中一划,随即放回忍具包里。
紧接着白石把手掌探入紫色光柱之中,从里面取出半块的晶体。
这是龙脉的半块核心。
白石感受到半块核心里面的浓郁查克拉含量,满意的点点头,收好这半块核心。
印式转变,转为封印式,让眼睛装置把溢散出来的紫色查克拉重新吸收进去,还有那半块没有被白石取走的龙脉核心,也一并放回里面保存着。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ptt-第十六章 恢復的時空秩序&丟失記憶之後的修羅場鑒賞
并非白石不想要取走那半块,而是龙脉的力量与整个楼兰进行了连接。
若是取走全部的龙脉核心,很可能会导致整个楼兰陷入毁灭。
但是不取走核心,白石又担心别的时空之人,会借助这个时空的龙脉降临,导致秩序崩溃,历史混乱。
所以只好折中一下,只取走半块。
既保证了楼兰国的正常运行,也让龙脉的力量大损,无法发挥出时空穿梭这项禁忌能力,杜绝时空穿梭这种事发生。
白石转头看去,只见被他杀死的安禄山,尸体上正冒着粒子一般的光亮,慢慢在空气中融化。
“看来时空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秩序,幸好这家伙来到这个世界,只是在楼兰这种封闭国家进行隐藏活动,改变的历史极其有限……”
要是到外面把未来的历史宣布出去,很容易引起世界大乱,整个忍界都不得安宁,那是比忍界大战更加可怕的灾难。
如果说战争只是人类历史的必然结果,用未来的既定历史扰乱过去,那种灾难的波及程度,就算是白石也无法想象到,会带来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废墟处。
“这是怎么回事?”
鸣人等人看着自己身上笼罩着的白光,发出惊讶的声音。
“看来那边已经有了结果,把你们带到这个世界的媒介已经被解决了,所以你们身上的时空秩序恢复了正常。”
琉璃和绫音只是看着木叶四人身上的异常反应,没有任何动作。
“真是的,总觉得这一切像是一个梦一样。”
大和挠了挠头,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内心的震撼。
“那么,永别了。”
双方的关系算不上融洽,在另一个时空看来是对立的关系,所以琉璃和绫音只是简单做了个告别,就离开这里。
大和等人看着二人的背影,化为了粒子一样的光点在空气中慢慢消失,无声告别这个不属于他们的陌生时空。
——找到白石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
“那些木叶忍者回去了吗?”
白石以旅人的身份,在楼兰城市的旅馆里租了一间房。
正在处理安禄山留下来的未来痕迹,从未来时代带回来的各种物品,放到壁炉里面进行销毁。
“已经回去了,龙脉的力量如何?”
绫音坐在软床上,打量着房间的布局。
“回收了一半。”
“只是一半?”
“足够了,毕竟不能取走全部。楼兰的民众还需要那一半的龙脉,来维持生活。而且被我取走了一半的龙脉,力量大大降低,用来营生足够,但想要实现时空转换,已经不可能发生了。”
白石简单解释了一下。
“考虑真周到。”
确实,若是让龙脉保持全部的力量,难免日后还会有人借助这股力量,来扰乱时空秩序。
这可比忍界大战严重多了,搞不好会让人类历史崩坏掉。
“接下来,还是处理一下我们身上的事情吧。”
白石把东西放到壁炉里焚烧之后,站起身子说道。
“我们身上的事情?”
琉璃和绫音疑惑看向白石。
“和楼兰的民众不一样,在他们的记忆里,安禄山是这个时代的人,对这个世界的秩序并不会产生什么威胁。但我们三人不同,我们三人身上对于历史的干涉力量,远比封闭的楼兰国可怕。关于安禄山和那些木叶忍者的记忆,必须进行合理消除。”
“……”
琉璃和绫音脸色顿时僵硬起来。
看到二人的表情变得如此僵硬,白石就知道她们二人之前做了什么。
“你们两个……看住那几个木叶忍者的时候,一定询问他们关于未来的事情了吧?”
“没……我们其实就是知道了一点点而已。”
“知道一点点也不行。”
看到白石认真的脸色,琉璃和绫音知道无论说什么,都不可能让白石改变主意。
“那是好不容易得到的珍贵情报……而且那些木叶忍者也没有被消除记忆啊。”
“那是别的时空,跟我们这边已经毫无联系,让那个时空的人自己去头疼。这里的龙脉力量被我取走了一半,就算那个时空的忍者借助龙脉穿越时空想要再次做什么事,也只能穿越到别的时空祸害,再也到不了这边。”
面对绫音可怜兮兮的样子不予理会,白石毫不犹豫把双手分别按在琉璃和绫音的额头上,关于安禄山和木叶那些忍者的记忆从她们脑内全部消除掉。
之后,白石又对自己使用了封印术,将这部分的记忆删除掉,只留下自己暗中破坏楼兰大臣安禄山的阴谋,在不经意之间拯救楼兰与取走一半龙脉的重要记忆。
在他的意识里,已经失去了安禄山是来自未来的信息,那些木叶忍者也从来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记忆里。
——恢复意识时,白石慢慢睁开眼睛,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点沉重。
尤其是手臂部位,正在被什么东西狠狠压着。
白石左右看了看,顿时脸色发白起来。
只见他的左臂弯里,琉璃正一脸香甜的睡着。
右臂弯里,绫音也和琉璃一样,似乎在做着什么香甜的美梦。
眼前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记得昨晚发现了楼兰大臣安禄山在密谋什么可怕的计划,打算暗杀他们的女王,窃取龙脉之力。
为了抢先一步拿到龙脉,自己就和那个大臣安禄山大战一场,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对方击败,成功粉碎了大臣安禄山的阴谋,暗中拯救了楼兰和楼兰女王,并且成功取得龙脉。
然后……然后自己为什么会和琉璃和绫音一起躺在旅馆的床上?
这期间还发生了什么来着?
不论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种无关紧要事情的时候。
琉璃醒来之后,要是看到这一幕,自己一定会被杀的。
必须想办法从这种尴尬状态脱离出去。
但是琉璃抱住自己的手臂太用力了,如果这个时候抽出来的时候,肯定会把她吵醒。
因此,只能从绫音这里下手了,这边比较宽松。
想着,白石开始把右边的手臂,从绫音怀抱中缓缓抽离。
从粉白色的睡衣领口之中若陷若现的雪白与沟壑,白石发觉自己已经有了强烈的物理和化学反应。
总觉得最近一阵子特别容易犯呢,可能是晚上和琉璃总是在做一些大人间的事情吧。
这个时候,绫音忽然用力抱住了那条想要慢慢抽离的手臂。
白石身体一僵,软乎乎的东西碾压上来了,极妙的触感,让他忘记了想要把手臂从柔软的地方抽离出来的想法。
这时绫音把嘴巴张开一点,露出一点戒心都没有的清纯无害睡颜。
从这个角度来看,绫音真是一个很乖巧的女孩子。
但也只是这个角度来看是这样没错。
“啊啊……不要这样!”
突然从嘴里吐露出令白石生起无限遐想的叫声。
“白石君,请不要这样,这样不行的啊~人家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啦。”
白石不敢想象自己在绫音梦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强迫的是他吗?
“不过,既然这也是白石君命令的话,人家也只能提前做好那方面的准备了,好了,请尽情享用吧……”
那方面的准备?
享用?
总觉得绫音在做什么非常了不得的怪梦。
就在白石打算进一步把手臂从绫音那块柔软的地方抽离时,背后冷不丁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大早上就欲求不满吗?”
白石只觉得全身都在颤栗。
“唔……”
绫音也从睡梦中醒来,松开白石的手臂,侧坐在床上,揉了揉发困的眼睛。
结果看到白石那用不知道什么词语来表达的表情,不由得皱起眉头:“怎么了吗,白石君,你的表情看上去很奇怪啊。难道昨晚没有满足你吗?”
绫音脸上露出坏笑。
昨晚?满足?我做了什么?
白石一头雾水。
“啊,没什么,不用在意。请忘掉那件事吧。”
绫音若无其事的说着,好像那不是什么大事一样。
“不……那个……昨晚……”
怎么可能不在意,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有那件事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自己全然没有印象?
昨晚不是战斗打败了安禄山,然后……然后一直到早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来着,白想不起来。
关于龙脉的事情倒是记忆尤新,但是之后发生了什么,白石发觉脑子里蒙蒙的,不论怎么想都是空白一片,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这家伙的脑袋可能是因为战斗被摔坏了吧。这次回去,得好好的锻炼他才行。实力竟然退步这么严重。”
琉璃也坐了起来,当着白石的面,就把睡衣脱下,展示出洁白纤细的双腿,还有在黑色长发遮掩下若隐若现的背面,走到衣架旁边,把黑色的忍者战斗服穿上。
眼前两个女人梦幻般融洽相处的生活场面,是白石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完全没有这部分的记忆?
“白石君,还不起床吗?快到点了,之后还要回鬼之国。还是说,你还打算在楼兰逗留一阵子?”
妙趣橫生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txt-第十六章 恢復的時空秩序&丟失記憶之後的修羅場鑒賞
绫音看到白石还没有从床上起来,一边穿衣,一边对他说道。
“啊,我马上起来。”
“我们先下去吃早饭了,你也快点过来吧。”
那边穿好衣服的二女,走出门,向着楼下的餐厅出发。
白石穿好衣服,走到窗口位置,对着自己的脸狠狠揪了一下。
好疼!
果然这不是梦啊!
那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那两个人为什么没有打起来?
不如说,琉璃为什么没有发火?
这种只有自己一人搞不清楚现实的状况,让白石内心感到无比茫然。
——琉璃和绫音向着楼下餐厅走去。
本来萦绕在两人之间的缓和气氛陡然间消失,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子消失了。
轰!
楼道里传来轰雷一般的震响。
那是两股强大查克拉互相冲击之后,产生的动静。
“就知道你会这么做。下次动手之前,能不能提前先说一声?”
绫音无奈叹了口气。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喂喂,提前备份记忆的主意,可是我想出来的。”
“就算没有你,我也有别的方法保留记忆。”
“真的吗?”
“怎么,你还想试一试我的力量?”
琉璃抱胸的姿态,像是对待孱弱虫子一样的傲然表情。
“你那怪物般的力量我可不想要再次领教一下,但你杀不了我,也是事实吧,我可是相当黏人的,从以前你就应该明白了。”
绫音脸上绽放出自信的微笑。
“这只是施舍。”
琉璃率先离开楼道,向餐厅位置过去。
“什么施舍啊……明明先来的人是我才对。要施舍也是我施舍才对。”
绫音脸上愤愤不平。
一大早心情就坏到这个地步,真想要大吃一顿,好好泄恨一番。
话说回来,这家旅馆的餐厅,是自助餐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