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太平客棧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起推薦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太平客栈
一场秋雨一场寒,本朝帝京就是前朝的幽州,地处北方,寒意已经十分深重,每日清晨,外面都会有一层厚重的白霜。
如今宫里好些大殿已经换上了玻璃窗,坐在屋里就能瞧见外面的景象,谢雉坐在一张以紫檀木制成的福贵鸳鸯榻上,看着窗外的白霜,脸色平静,让人看不出她心中所想。
殿内除了谢雉坐着,还有一众人也被赐座。
首先便是七隐士中的赤羊翁。在玉虚斗剑之后,隐士们已经不再藏身幕后,而是来到台前。赤羊翁作为隐士中仅次于龙老人之人,也是代表了龙老人,身份自是与众不同。
其次是晋王,如今晋王不仅参与朝政,还兼着宗人府宗人令的差事,在天家皇室之中,仅次于太后谢雉和天宝帝,是第三号人物,自然也有资格坐着。
然后是新任内阁首辅赵良庚,外廷文官中的第一号人物,号称外相,被特赐座椅。
除此之外,就是司礼监首席秉笔柳逸,此时正站在谢雉的身旁,是距离谢雉最近的人。
如此一来,偌大的殿中,跪在那里的就是青鸾卫都督府左都督丁策一个人。
火熱都市异能 太平客棧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起展示
好看的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起相伴
这不是正式朝会,不仅仅是因为赤羊翁出现在了这里,也是因为天宝帝没有出现在这里,就算太后垂帘听政,只要一日没有登基称帝,台前的皇帝就一日少不得。而谢雉还比不得那位女帝,未能全面掌控朝局,如果她想称帝,晋王不答应,清流不答应,儒门也不答应。
“丁策。”谢雉开口了。
“臣在。”丁策尽力平静地回答道。
谢雉道:“你说江湖上多了一个名为‘客栈’的隐秘组织,如今可有头绪?”
丁策一凛,恭敬道:“回太后,臣曾派遣属下秘密混入这个‘客栈’之中,探听虚实。可其中等级森严,更有专人负责排查客栈上下,稍有异动,当即斩杀。臣……臣派出的许多精干人手暴露身份之后,都被削去首级,死于非命,此等情况下,还有未曾暴露身份之人,等闲不敢异动,所以臣对客栈的具体情况也是知之甚少。”
谢雉语气微冷,“也就是说,你除了知道一个‘客栈’的名字之外,其他皆是一无所知了?”
丁策一怔,不知该如何回答。
青鸾卫是司礼监首席秉笔的属下,便在这时,柳逸开口替丁策解围道:“回太后,据老奴所知,江湖上的隐秘组织不在少数,诸如白莲坊、万笃门、听风楼、闻香堂等等,可这些组织都是以盈利赚钱为主要目的,与商贾无异,所以其中人员的踪迹都有迹可循。这个‘客栈’却是不然,它只出不进,不赚一文钱却又大肆开销,出手阔绰,收买、拉拢各地江湖散人,甚至是朝廷的官员,由此可见,客栈背后定是有人支持。当世之间,谁会这么做?谁敢这么做?谁在这么做?老奴以为,这已经是不问可知了,唯有辽东而已。”
虽然柳逸此言没有真凭实据,仅仅是推测之言,但在场之人都对这番看法深以为然,点了点头,又都望向太后谢雉。
谢雉却是不置可否,说道:“辽东会这么做,辽东也敢这么做,可未必就是辽东在这么做,此事波谲云诡,只怕还有很大的变数,事在没有铁定之前,还是不要过早下结论。晋王。”
晋王应道:“臣在。”
谢雉问道:“此事你怎么看?”
天宝二年,太后谢雉拿下顾命四大臣时,只有二十七岁,协助谢谢雉的晋王也不过刚到而立之年而已。如今是天宝八载,谢雉三十三岁,晋王三十六岁,正值壮年。
晋王思索了片刻,回答道:“臣以为柳公公所言极是,辽东虎视天下久矣,为了日后挥师南下,他们提前在关内大肆安插眼线密探,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谢雉又问道:“若果真是辽东所为,那么这个客栈的主事人是谁?总不会是秦清亲自执掌。”
晋王迟疑了,“秦清长年居于太白山的大荒北宫之中,并非秘密,他断然不会亲自执掌客栈。反倒是秦清之女秦素……”
谢雉终于是有些不耐烦了,“秦素生平,我素有所知,不过是一闲云野鹤罢了,过去二十年,秦清从没有让这个女儿参与过任何辽东事务,就算真要培养秦素,也不会一上来便让她担当如此重任。”
大殿内一静,一时无人应声。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太平客棧-第一百四十三章 風起熱推
过了片刻,赤羊翁缓缓开口道:“老朽明白太后的意思了,太后是说那位清平先生,毕竟清平先生已经与秦大小姐定亲。”
谢雉把目光转向赤羊翁,语调变得柔和,“不知先生如何看?”
赤羊翁身子清瘦,又蓄有山羊须,看起来就像一只年老山羊,此时他轻抚胡须,说道:“秦素不足以担当大任,可清平先生李玄都却是不可小觑半分,此人深得大剑仙、地师之真传,所谋深远,所图甚大,要说是他建立了这个客栈,或者说是他在幕后执掌客栈,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谢雉沉默了片刻,说道:“如果李玄都才是幕后之人,那么他麾下大概有多少人手?”
赤羊翁道:“客栈行事谨慎,我们虽然抓到一些成员,不过都是些小角色,甚至不清楚客栈的存在,只是拿钱办事。偶尔抓到几个客栈的正式成员,他们也都是单线联系,一旦有人被抓获,立刻断绝一切联系,很难顺藤摸瓜,除非真正捉拿一名客栈高层,否则很难推测出客栈的实力如何。”
说到这儿,赤羊翁微微一顿,环顾四周,继续说道:“如果硬要推测一番,李玄都这些年来招徕的人手的确不在少数。且不说本就在他名下的太平宗,比如‘血刀’宁忆,便是李玄都麾下大将,替他做了不少大事。还有‘血观音’石无月,能逃脱玉牢又重回玄女宗,与李玄都大有干系,所以石无月多半也是李玄都的人。还有李玄都在清微宗的旧部,以及李玄都得了地师的传承之后,许多地师旧人也归到了他的麾下,其势力之大,实是不容小觑。”
赤羊翁话音落下,大殿内一片死寂,空气好像是凝固了一般。
一个孤身一人的李玄都已经很让人头疼了,可偏偏李玄都还要大肆发展自身势力。
赤羊翁似乎还嫌不够一般,又道:“这些只是属于李玄都的心腹嫡系,还有许多不是李玄都心腹却能被李玄都调用的势力,比如刚才已经提过的太平宗,还有如今的正一宗,甚至是玄女宗、慈航宗、妙真宗等等。如果真让李玄都做了道门大掌教,只怕是……”
赤羊翁没有把话说完,可殿内之人都明白他的未尽之言。
谢雉脸色不变,说道:“可李玄都终究不是道门的大掌教,道门还有大剑仙,还有澹台云,不是李玄都和秦清这翁婿二人就能说了算的。如今关键还是这个客栈,无论客栈的幕后之人是李玄都也好,还是辽东的秦清也罢,都是朝廷的心腹之患,要尽快解决。”
赤羊翁立刻表态,“儒门已经尽力在做了。”
谢雉的目光又望向其他人,“那么内阁、司礼监、青鸾卫,还有晋王,你们呢?”
一直未曾开口的赵良庚道:“臣立刻下令让六扇门协助青鸾卫彻查此事。”
严格说起来,朝廷中并没有“六扇门”这个衙门,若非要说有,应该是指刑部督捕司。
当初刑部为了与尚还隶属于大都督府的青衣司争权,在内阁的支持下专门成立了一个处理有关江湖人士案件的隐秘机构,因为其总部大殿坐北朝南,东南西三面开门,每面两扇门总共六扇,所以叫做“六扇门”,其中成员因行动机密也称总部为“六扇门”。六扇门中人行动诡异、手段凶狠、专办大案,进得衙门,出得江湖,算是衙门中的江湖人物,又代表衙门监视江湖,在江湖上拥有极大的权力,因此被不为朝廷效命的江湖人士所不齿,名声和青鸾卫相差不多,都被视为朝廷鹰犬。
最早的时候,督捕司与青鸾卫的前身青衣司、仪鸾司属于平级,不过在青鸾卫升为青鸾卫都督府之后,督捕司便不能再与青鸾卫相提并论。六扇门直接听命于刑部,同时也受大理寺和督查院的节制,而这三个衙门又都是内阁的下属,说白了六扇门其实是直接听命于内阁。
此时赵良庚说让六扇门协助青鸾卫彻查此事,关键就在“协助”二字上,“彻查”是表态,“协助”则是不肯担责,把责任都推给了青鸾卫。
柳逸哪有不明白的,皮笑肉不笑道:“青鸾卫直属于司礼监,刑部直属于内阁,都说内阁是外廷,司礼监是内廷,没有高下之分,何来协助一说?应是合作办理此案才是。”
赵良庚面无表情道:“刑部人手匮乏,不及青鸾卫半数,故而以青鸾卫为主,自然是协助。”
柳逸还要说话,却被谢雉抬手打断,“此事就以青鸾卫为主。”
然后她望向晋王,“晋王,你以为如何?”
晋王道:“臣无异议。”
谢雉站起身来,叹了口气,“你们难,哀家也难,朝廷更难,值此难关,我们可要和衷共济。”
所有人都站起身来,“谨遵太后懿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