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094 無敵的近馬健一又倒下了分享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看来科学并不能让你获得胜利。”和马拿下面罩,正要继续奚落几句对手,就看见保奈美急匆匆的回来了。
对上目光后,保奈美瞥了眼裁判,确认中坚战已经结束,便直接进入场地奔到和马跟前,小声说:“近马健一在刚刚的战斗中二比一干掉了实现一串四的敌人,但是自己也受伤了。
“现在那边喊了长暂停,组委会医疗组已经过去了,还拉了帷幕,情况不明。”
和马一听帷幕,也担心起来:“看来很严重啊,骨折了?”
“听说是脱臼,如果起不来改方高中就只能弃权了。”
和马啧了一声。
如果近马健一是因为福祉科技在这次比赛中失利,那可就太让人不爽了。
这时候和马忽然听见主席台方向吵了起来。
以他的听力毫不费力的就听到小森山玲在怒吼:“对手是在确认自己落败之后故意犯规的!他知道击伤了健一我们就只能败退了!这种恶意犯规应该直接判他们出局啊!你们在想什么啊!”
因为距离远外加其他杂音很多,和马听不到回应。
他小声问保奈美:“上泉正刚前辈不在吗?”
如果上泉正刚在,小森山玲和近马健一绝对不会吃什么亏,毕竟近马他爹和剑圣挺熟的。
“不在哦,我打听过了,他一早就去樱岛的别墅等你过去了。顺便我还听到一个小道消息,上泉正刚剑圣最近身体不是很好。”
和马咋舌。
“裁判,我们要求暂停休息!”他对裁判举手示意。
裁判立刻点头:“可以。”
和马穿着护具就往主席台那边去。
晴琉立刻站起来,把三个刀房一股脑甩背上,背着就跟了上来。
和马看了她一眼:“你背着刀房过来干嘛?”
“壮生威啊,而且千代子说了,刀的安危我全权负责,丢了为我是问。”
和马撇了撇嘴,没多说什么。
前方就是主席台,小森山玲双手按着主席台的桌面,还在大声主张自己的诉求。
她旁边有改方高中剑道社的老师和副部长,两人都想把她拽开。
然而这姑娘空手道功夫了得,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拉开的主儿。
被众人和小森山隔开的两名剑道服选手,看起来就是让近马健一负伤的高中的部长和副部长了。
他们双手叉腰,用看猴戏的表情看着小森山玲。
和马这时候到了主席台,直接大声问:“在吵什么?”
众人一下子安静下来,一起看和马。
主席台后面几个中年人一看和马,表情立刻都变得复杂起来。
毕竟桐生和马马上要得到上泉正刚指点甚至可能被收为入室弟子这种事,早就传遍了。
小森山一看和马来了,马上一股脑儿吧刚刚说过的内容又说了一遍,然后一指对手的大将:“如果他们就这样赢了,那玉龙旗的含金量就会成为笑话!”
这时候,对方的大将开口了:“所谓我们的选手恶意犯规,只是小森山同学个人的观感罢了,我们听说她和受伤的近马同学是男女朋友关系,她的证言不能作数。
“这只是一次遗憾的事故,现场的裁判组也是这个意见。”
“你!”
和马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小森山已经到嘴边的反驳:“这样啊。但是去年我参加魁星旗的高中组比赛的时候,近马同学也遇到了恶意犯规受伤呢,所以小森山会这样想也无可厚非。”
和马顿了顿,又说道:“顺带一提,那次恶意犯规的主角之后因为不甘心败给我,在场外对我发动了袭击,然后不幸身亡。”
这话一出,效果拔群。
众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和马。
小森山玲肯定听过她刑警老爹讲细节,便直接帮和马解释道:“犯人踩到地上的杂物滑了一跤,后脑勺磕到地面杂物上,形成致命伤。”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和马耸肩:“好像就是这样,细节我记不清楚了,反正也是个不幸的事故而已。扯远了,我现在很好奇,按照魁星旗的展开模式,接下来是不是又该到袭击我的环节了?”
对手学校的部长和副部长面面相觑。
这时候晴琉忽然把背后的刀房全换到身前抱着,然后顺理成章的就手一滑。
刀房一头戳到地面的瞬间,所有人都听得出来里面这把是真刀。
周围有人开始嘀咕了:“听说去年这个家伙和近马健一在魁星旗的颁奖仪式上真刀对砍来着……”
精品玄幻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線上看-094 無敵的近馬健一又倒下了熱推
“不是吧,带着真刀进体育馆想什么呢?”
晴琉很淡定的把刀房抱稳。
这时候主席台后的中年人之一站起来,推了推眼镜对和马说:“魁星旗是东日本剑道协会举办的比赛,我们是西日本剑道协会。而且我们两个比赛的赛制也不一样……”
“你是想说东日本剑道协会比你们更看重武德吗?”和马二话不说一个大帽子先扣上去。
“当然不是!但是你看我们赛制这样,就算判定那位同学恶意犯规,也不能取消其他人的比赛资格啊。
“另外,改方高中被对手先锋一串四也是事实,在这里不经过比赛就判改方高中胜利,实在说不过去啊。”
和马挑了挑眉毛,看着小森山:“你们有替补吗?实力怎么样?”
“实力还行,但是和正选队员实力有差距,比健一更是肯定比不上,如果后面四个人全是先锋同一级水准的话……”小森山面露难色,恶狠狠的瞪了对手的部长副部长一眼。
和马撇了撇嘴,看着刚刚跟自己说话的西日本剑道协会的官员:“喂,我作为外援加入战斗如何?近马健一因为对方恶意犯规受伤,剑道生涯都可能因此结束,我作为和他曾经并肩作战的挚友,替他了却心愿,很合理嘛!”
官员一脸为难:“这也太……太不符合规矩了,你必须是改方学园的学生才能成为他们学校剑道社的替补啊。”
小森山大声说:“这个简单,我们直接打电话让校董会给桐生一个名誉学员的身份就好了!”
“这个……”官员挠挠头又说,“年龄也不对啊,他已经过了高中组的年龄了。”
和马:“可我还没过今年的生日啊。”
其实他今天生日在考进东大前就过了,这个时候纯粹睁眼说瞎话。
官员拨浪鼓一样摇头:“不行不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按照规矩,要么改方学园上替补打完,要么就直接败退。而对手的惩罚则是先锋选手终生禁赛。”
和马横下一条心,上前一拍桌面:“够了!我比赛还没结束,没那么多时间跟你浪费!”
说罢他一把拿起桌上电话机的听筒,强行递到官员面前:“你给上泉老师打电话!我倒要看看他老人家怎么说!”
和马在“老师”这词上咬了重音。
主席台后面几个官员一时语塞,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最开始跟和马说话的官员推了推眼镜开口道:“桐生同学,你也体谅一下我们嘛,赛制如此啊。”
“赛制如此那便是对的吗?出现这种状况不正说明你们在制定赛制的时候没有考虑清楚吗?
“一个先锋恶意犯规,就把健一这种有可能一个人打穿敌人全部的高手给废掉,我倒是很奇怪,为什么现在玉龙旗还没有变成犯规大战!”
和马故意忽略了这个先锋也打穿了改方学园这边四个人这件事。
“这个,我们之后会重新讨论赛制,一定会在下次玉龙旗……”
和马打断了官员的话:“去年那还有什么用?健一今年就是最后一年参加玉龙旗了,你们慢悠悠讨论的时候,他的青春已经悄悄溜走了啊!
“不要因为你们自己的青春已经小鸟一样回不来,就肆意浪费别人的青春啊!”
和马声音非常大,围观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然后就有人不知道是出于起哄还是真心赞同和马的话,高声附和起来:“是啊!不要浪费我们的青春啊!”
这一下就像点燃了干柴堆,引发了排山倒海的呼应:“对啊对啊!如果是我们队员把对方打伤成这样,我们早就主动弃权啦!你们在磨蹭什么呀!”
“踢足球的都知道,己方把对方队员铲倒在地的话要把球权让给对方啊!”
“你们这帮家伙,该不会是为了保护福冈本地的种子校才这样安排的吧?”
和马敏锐的捕捉到了最后这条信息。
改方学园这一把的对手,是福冈本地的种子校?
这不是巧了吗?
福祉科技在福冈的工作开展得这么好,一定能给本地种子校提供优秀的技术支持呢!
官员推了下眼镜:“这个这个……大赛组委绝对没有偏袒任何学校的意思!只是规定是这样……”
和马把手里的话筒直接怼对面胸口上:“打电话去问上泉老师呗,战后的这些比赛,差不多都是他倡议下才开始展开,问问他有没有这样的规定。”
就在这时候,一直坐在发言的官员右手边一言不发的男人站起来。
和马看了眼这人头顶61级的剑道等级和关门一刀斋的特殊词条,心想这大概就是这里最大的话事人了。
至少在肉眼可见的范围内没有比他剑道等级更高的人了。
全剑联也好,西日本剑道协会也好,真正单人话事人的剑道肯定得厉害,那些擅长经营之类的事物的人才一般都是副职。
“可以破例。”61级的大佬发话了,“考虑到桐生和马同学不到四个月前还是高中生,加上他跟近马同学的私人关系,让他代替近马健一参赛也未尝不可。但是你的剑道水平就我所见应该比近马健一更高,得平衡一下。”
和马立刻问:“怎么平衡?”
“简单。”61级大佬从面前的果盘上拿起一个苹果,对和马展示了一下,“你头上顶一个苹果参战,苹果掉下来,就算你被得本。”
小森山玲大喊:“这怎么行?这太过分了!别的不说,闪身躲剑的可能性完全被剥夺了呀!”
61级大佬摇头道:“桐生和马有多强,我们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让他顶替近马健一参加之后的比赛,对其他参赛队来说过于不公平。”
“那也用不着顶苹果啊,这等于他身体中轴线就锁死了,不能有剧烈的变动,虽然我练空手道的,但也知道这样有很多剑道上的动作和马根本做不出来!”
和马心想何止,根本就是所有的动作都必须小心谨慎,一不留神苹果掉了就白送分给对面。
61级的家伙两手一摊:“我这已经是看在上泉正刚前辈的面子上做了巨大的让步,你们也不想他老人家因为徒弟恃强凌弱晚节不保吧?”
小森山还想说什么,和马拍了拍她的肩膀:“这大叔说得对。这个条件我接受了!但是,我大学组的玉龙旗还有两场比赛没有打完,可以让高中组这边的比赛先暂停一下,等我打完吗?”
“没问题!”61级的家伙当机拍板,“我们可以先把不涉及改方高中的比赛都进行完,然后所有人都等着你过来比赛,桐生同学。我想大家一定都很想见识下你精湛的剑技,一定能获益良多。”
话音刚落,他旁边那个刚刚一直在用官话糊弄和马的官员开口道:“协会长,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桐生同学要是真能在顶个苹果的情况下拿到高中组冠军,加上他的大学组玉龙旗冠军头衔,大概他会变成玉龙旗开创以来含金量最高的敢斗王,西国无双之名当之无愧。”
说着这位向和马伸出手:“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西日本剑道协会会长,川仁元司,人称关门一刀斋。”
和马握住了对方的手:“天然理心流师范,桐生和马。”
“你好像从没用过天然理心流的招式吧?”川仁元司调侃道。
“因为家父还没来得及把流派的技术传授于我便驾鹤西去了。”
“真是遗憾啊。”川仁元司客套了一句。
这时候和马忽然想起来,之前好像从谁那里听说过,上泉正刚的上一个入室徒弟好像就是姓川仁,好像叫川仁真司。
不会吧?
和马直接问道:“上泉老先生还有个徒弟,叫川仁真司,那难不成……”
“是我小儿子,那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川仁元司一副不想多提这方面的事情的样子,和马也不好多问。
“现在,建议你先回去把大学组的最后两场比赛打完——还是说可以交给你的师兄们?”
和马摇头:“不不不,我这就回去打完。”
交给师兄们只会让敌人刷战绩顺便热身。
和马退后一步,对妹子们使了个“我们撤”的眼色,然后领着人急匆匆的返回大学组赛场。
**
桐生和马离开后,川仁元司坐会位置上,抬头看了眼还在主席台前没走的小森山玲:“你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小森山这才意识到自己也该回去了,她扭头瞪了眼使坏的私立圣樱高中剑道部,这才向依然被帷幕围着的近马健一跑去。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94 無敵的近馬健一又倒下了相伴
小森山前脚刚走,私立圣樱高中剑道部的部长就说道:“让那个桐生顶替参赛什么的,也太过分了吧?”
川仁元司瞪了他一眼:“你在说什么呢?人家桐生和马脑袋上顶个苹果和你们打!这么荒谬的条件人家都接受了,你们打不赢就不要混了!有这时间担心这个,不如回去对用下理疗仪。”
部长和副部长对视一眼,一齐向川仁元司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