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仙戀之雙生劫 瀟瀟亦銘銘-第三百五十八章 再遇元君分享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西门天,如果你想要弥补自己的道心,就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我能够教给你的只有这些,你自己领悟吧。”
南宫云将太初造化之气封印在奉天剑中,转头看着祭台上痛的满地打滚但挣扎愈弱的西门天,目光中的邪气微微淡了一些。
“记住,宇宙中极为纷扰,你要时刻保持清醒冷静的思维,抛弃那些没用的感情,以神的方式来看待万物。”
尽管西门天处于被动接收的痛苦状态,且这能量和功法几乎让他昏死过去,但南宫云的声音依旧清清楚楚的传入他的耳朵之中,烙印在识海里。
该教的都教了,西门天,祝你好运。南宫云又待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消失在洞府之中。此刻,在双极汇聚的祭台上,莫测的力量涌入那个白衣青年的身躯。
“靠,我脑袋要炸了!”无数繁杂的符号遍布于识海中,开始一步步的霸占西门天额头正中神纹所在的位置,神主的力量被封存的能量被符号联手挤到了角落。
不知过了多久,西门天精疲力尽,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在识海中,那些符号也停止了灌入,开始有条不紊的排列着顺序,最终合为了一本书,悬浮于三花聚顶处。
西门天的魂魄停留在识海中,掌中吸力传来,有些好奇的接过了书。书封呈黑色,外貌平平无奇,上面没有一个字,更无一丝雕琢的痕迹。
“奇怪,这功法为什么没有名字。”西门天懵懵懂懂的端详着手中书籍,翻开了第一页。接下来,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随手翻了几页。
南宫云所说的逆天功法,居然一个字都没有!别说是字了,就连残留气息都没有,完全是一个白本。
“这厮是不是传错书了。”西门天回想起刚刚所承受的痛苦,顿时欲哭无泪。
还好,这三道带有邪气的能量倒是真的。尘封着的能量只要一触发,就会爆发出三等界主一击之力!
就在西门天怀疑南宫云是不是在坑自己的时候,书忽然自动合上了。随后淡淡的吸扯之力从书封传来,识海中的仙识不由自主的带着他的回忆在其上留下了一道剑痕。
“嗯?”当西门天看到剑痕的那一刻,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等他再想触碰此书之时,那书却自动翻开,一页页蕴藏着无数剑道的玄机。
书页越翻越快,从一开始非常简单的一招一式到连贯的动作再到极其高深的剑法。西门天的目光也随着书页越转越快,心中一套剑式缓缓成形。
怎料这书似永无尽头,翻动之间剑气逼人,道境愈深,西门天已经开始由熟知变成生疏,到理解,再到学习,最后只能观摩,欣赏这剑道至深处的剑招。
书中一页页固定的图纸中的小人动作愈加迅速,挥洒之间仿佛能够剑灭九天,飘然之间生灵皆为之泯灭。
最终这剑诀在西门天目光所及之下化为一道白衣剑影,负手背对着他。仿佛他不再是一本书,也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象征,令无数修仙者为之痴狂的象征。
“你是…剑道?”西门天有些呆滞的问道,不可思议的看向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这剑意好像自己,可这气息却让他只有仰望的地步。
“万千剑道,皆入吾手。大道归一,刺破虚无!”浩然之气响彻识海,那白色的剑影缓缓转身,万千剑气顿时向自己激射而来!
西门天猛然惊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刚白衣剑影的眼神,差点刺瞎他的双眼!即便苏醒,那种如同凡人仰望夜空的渺小感依然久久不绝。
“他,好像是我。”西门天从祭台上爬起来,顿时觉得浑身剧痛,像是刚刚打过一架的样子。只得盘膝而坐,坐在太极图中央努力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不,那不是我。我怎么可能这么强大……挥手之间,好像改变了规则。”西门天不知道,那白衣剑影,就是以后的他。那剑影所舞剑招,蕴含的是属于他自己的道。
略微整理一下脑海中出现的剑招,暗自演练一番,西门天才将视线投在洞府之上。
南宫云的身影早已不见,这个一直置身于黑暗中的人想来是不喜光明,就将这个宛若白昼的洞府暂时留给了西门天。
“南宫云?”试探性的呼唤了一声,确认南宫云已经不在此地后,西门天开始调整自身的状态。
“主人…快把我解封了……”一道断断续续的讯息传到西门天的识海中。
“怎么,你被南宫云封印了?”西门天感知到奉天剑的存在,蓦然回首,旋即转过身来,一只手臂伸出。
奉天剑刹那间数道瞬移,出现在了西门天手上。
“你好像沉了不少。”剑身入手处,冰凉的触感和些许沉重最先抵达西门天的掌心。
不知怎么的,在握住奉天剑的那一刻,西门天忽然有了想要将之拔出,从而施展识海中的那道剑诀。
“敕!”只见西门天另一只手快速握住剑柄,瞬间抽剑,造化之气伴随着神力如光似影,在南宫云驻扎许久的洞府处一闪而过。
快,实在是太快了!剑光的速度和威力就连西门天自己都没有看清楚。
一条细线从洞府的一侧蔓延到另一侧。下一瞬,洞府忽然从中裂开,露出外面光怪陆离的太初境景象。
“去吧。”南宫云着一袭黑衣高高的悬浮在太初境中,俯视着西门天,随后目光投向了远处。
西门天顺着南宫云的目光望去,只见黑白界内赫然挂着一个大大的箭头,箭头的上方标着四个大字。
“安全出口。”西门天莞尔一笑,一步踏出,纵身跳入箭头所指方向,随后整个人慢慢的失色,直到化为黑白。
不多时,西门天便恢复原状,以极快的速度穿过太初境,行至碎星云。
“你是这数十亿年来第一个出来的,外边的那个界主一直在等着你。”太初境的守护者有些惊讶的看着变得更加强大的西门天,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西门天微微颔首,凝望着一直在碎星云前徘徊的丑陋女子,眼眸中杀机毕露。
元君界主感受到了杀机,抬眸一望,正对上西门天那双星目,剧毒的屠神爪瞬间出现在她的手中。
“很好,没想到你居然还能出来!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